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一個五毛髮小的肺腑之言

——買哪國車才能不被砸

‌‌「那只是為了混口飯吃!‌‌」大頭咆哮道:‌‌「為了口吃的,為了生活,我只能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難道你以為我的良心就此淪喪了嗎!不!你知道我在網吧發完那些帖子以後,回家要洗多少遍手?要打多少遍肥皂?又有多少個黎明,我是從噩夢裡醒來的!‌‌」

近期想買一輛車,便找到了大頭。大頭是我的發小,據說挺懂車,在論壇上混的風生水起,可是在我諮詢他哪個品牌比較好的時候,他卻一副為難的樣子,欲言又止。

我說:‌‌“兄弟,哥就這點錢,推薦個家用的就行。聽說日系車挺省油的,你看怎麼樣?‌‌”

大頭說:‌‌“日系車好是好,不過……‌‌”

‌‌“咋了?‌‌”

‌‌“每年都要來幾波反日遊行,抵制日貨啥的,我們家小區那些日本車被砸的啊,跟他媽的出了車禍似的。你買了日本車,敢開嗎?‌‌”

我一聽,是這麼個理,沉思半晌又問道:‌‌“那法國車怎麼樣?法國人做東西挺細緻,我看法國車挺講究的。‌‌”

‌‌“抵制家樂福的事你忘了?我家鄰居買一標緻,得讓小獅子扛着紅旗才敢出門,就那都被划了好幾道,把他給心疼壞了。‌‌”

對,他這麼一說,我想起來了,當年抵制家樂福聲勢浩大,示威遊行的隊伍從我家門前經過,個個精神抖擻,跟義和團似的。這趟渾水我不能蹚,我又道:‌‌“韓國車總可以吧,我聽說韓國車質量也可以。‌‌”

‌‌“你可拉倒吧,現在正抵制樂天呢,你買韓國車,這不是往槍口上撞嗎?‌‌”

我驚了一下,幸虧大頭提醒,差點就踩雷了。想了一會兒,我說:‌‌“那我買美國車吧,肌肉感強,動力也足。‌‌”

‌‌“千萬別!我家樓下肯德基前段時間被砸的一塌糊塗,到現在還沒開業呢,我看這事沒完。你要買美國車,說不定哪一天就碰上雷子了。‌‌”

我急了,‌‌“那咋辦啊?要不弄輛德國大眾開開?‌‌”

大頭一聲冷笑,‌‌“日本、韓國、法國、美國都抵制完了,德國還會遠嗎?‌‌”

我心道是啊,世界上能造汽車的也就這麼幾個國家,掰着手指頭算也快輪到德國了,我這時候買一德國車,不是給自己弄一定時炸彈嗎?我不由問道:‌‌“那咋整?‌‌”

大頭沉思半晌道:‌‌“看情況,買英國車算是比較保險的。‌‌”

我大喜:‌‌“那也行啊,老牌工業國家,質量信得過。英國都有啥車來着?‌‌”

‌‌“賓利、勞斯萊斯、積架、阿斯頓·馬丁、路虎……‌‌”

我一陣眼暈,急忙扶住了牆,‌‌“兄弟,咱倆可是發小,光屁股從一個大院里長起來的,你是不是第一天才認識我?你以為我爸是當官的還是煤老闆?‌‌”

‌‌“咳咳,那個,疏忽了疏忽了。‌‌”大頭也不好意思起來,‌‌“光考慮車去了,沒考慮實際情況。‌‌”

我長嘆了一口氣,忽然眼前一亮,急忙道:‌‌“照你這樣說,要是買朝鮮車,肯定沒問題吧?都是社會主義大家庭,不至於同室操戈吧?‌‌”

‌‌“操你大爺的,朝鮮能造汽車嗎,丫連飯都快吃不上了,三胖攢點勁都對付他姑父跟哥哥去了,還他媽有空弄汽車?‌‌”

我懊惱地拍了一下腦門,真是的,這點事怎麼都給忘了,光顧着分析國際形勢去了,沒考慮實際問題。我哀嘆一聲,道:‌‌“那照你這麼說,我只能買國產車了。‌‌”

沒想到大頭聽我說完,一言不發,站起來就走。我急忙拉住他道:‌‌“哎,你幹什麼去?‌‌”

他目光如炬地瞪着我,‌‌“咱倆發小,光屁股一塊長大的,卻沒想到,你竟然是這種人!‌‌”

我一頭霧水:‌‌“我哪種人了我?‌‌”

‌‌“你以為你買國產,就是深明大義了?我告訴你,你今天買一台國產的電腦,明天網絡和諧軟件里就有你的一塊錢;你買一桶國產的奶粉,明天質監局領導的桌上就多着你的一支煙;你買一雙國產的皮鞋,明天城管隊員的大頭靴上就有你的血汗;今天你買一輛國產的汽車,明天官二代的進口跑車就將碾過一個兒童的身軀!‌‌”

這傢伙把大頭給氣得,渾身哆嗦,最後一個字都不押韻了。

我獃獃地看着他,囁嚅道:‌‌“大頭……你……你不是前段時間還說自己在拿錢發帖,一條五毛嗎?怎麼忽然間,變成這樣了……‌‌”

‌‌“那只是為了混口飯吃!‌‌”大頭咆哮道:‌‌“為了口吃的,為了生活,我只能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難道你以為我的良心就此淪喪了嗎!不!你知道我在網吧發完那些帖子以後,回家要洗多少遍手?要打多少遍肥皂?又有多少個黎明,我是從噩夢裡醒來的!‌‌”

‌‌“大頭,你,沒想到你是這樣的大頭……‌‌”我鼻子一算,忍不住就要流下淚水。大頭卻臉色如鐵,擲地有聲地撂下一句話:‌‌“男兒不哭,站起來擼!‌‌”

‌‌“好!‌‌”我站了起來,緊緊地握着大頭的手,‌‌“兄弟,之前是我看錯你了,我道歉。從此以後,誰要是跟你過不去,那就是跟我過不去!‌‌”

‌‌“嗯!‌‌”大頭用力地點了點頭,問道:‌‌“你想好買什麼車了嗎?‌‌”

‌‌“我,我他媽啥車也不買了,我就騎我的單車!‌‌”

‌‌“那你單車是哪國生產的?‌‌”

‌‌“……哪國都不是,我他媽自己組裝的!‌‌”

‌‌“好,兄弟,這我就放心了!‌‌”大頭說完,轉身就走了出去,順便還撿起了地上的一塊磚頭。我見狀不對,急忙問道:‌‌“大頭,你幹嘛去?那邊正抵制樂天遊行呢。‌‌”

‌‌“我就是要去那邊!‌‌”大頭微微眯起了雙眼,‌‌“2012年的時候,一個現代車主借口釣魚島砸了我的本田,這個機會我等了五年,是該還債的時候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歐陽乾的世界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