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著名導演 > 正文

美智庫一語道破 張藝謀變徹底平庸根由

張藝謀執導此片,在中國國內口碑也不好,有影評人直接宣稱「張藝謀已死」。張藝謀從拍「英雄」以來,政治色彩日益濃厚,看得出他在迎合中國有關部門,試圖傳遞「中國很偉大,你應該尊重中國」的訊息給觀眾。

中國著名導演張藝謀新片“長城“被中國媒體譽為“中國主題和好萊塢製作營運結合的里程碑“。這部電影雖然在全球範圍獲得不錯的票房,但是在北美卻慘遭票房滑鐵盧。這部耗資巨大,集各種巨片元素的電影為何對美國觀眾缺乏吸引力?為好萊塢和中國未來合作的大片提供了什麼教訓?

嘉賓:美國智庫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基辛格中美關係研究所”主任Robert Daly戴博先生

戴博說,不只美國觀眾覺得《長城》是部爛片,中國觀眾對這部片的評價也很差。我原以為自己15歲的兒子會喜歡《長城》這部打打殺殺的魔幻片,殊不知連兒子也看不下去,覺得太做作了。《長城》濃厚的政治色彩和寫的不好的劇本是電影失利的主因。張藝謀此前表示,《長城》是部“爆玉米花”的電影,但我認為這部片連“爆玉米花”的標準都沒有達到,從各種角度看來水平都偏低。

戴博表示,《長城》不僅沒有內涵,也嚴重缺乏幽默感。一些好萊塢大片雖然也缺乏內涵,但清楚自己“娛樂片”的定位,樂於自我諷刺,好玩好看。長城的問題在於它是中國“軟實力”的一部分,有一定的政治目標,因此觀眾可以發現電影里所有的中國角色都特別嚴肅而沒有幽默感,不斷向西方角色強調道德、信任以及愛國心。這些角色不像現實生活中的人物,反而像是中共創造的符號。

戴博認為,這部電影對美國人來說毫無可看性。首先,片中的怪獸沒有性格,觀眾對這些怪獸的目的一頭霧水。第二,片中角色儘是“蓋世英雄”,太過於“高大全”,反而無法讓觀眾產生共鳴。第三,片中的洋人角色缺乏人物塑造,讓人感覺全是符號,很多台詞讓人一聽就笑。相比之下,美國人之所以喜歡周星馳的電影,是因為周星馳拍的是“自己要講且自己愛聽的故事”,不是為了拍一部專門給外國人看的電影。中國導演因為對外國故事及敘事藝術傳統缺乏了解,一旦拍攝“給西方看”的電影,基本都以失敗收場。

戴博說,近來許多好萊塢電影試圖加入中國元素,但這只是為了吸引中國觀眾的眼球罷了,中國元素不過是電影的裝飾品,真正有中國內涵的美國電影並不多。中國的導演和劇本作家應該停止一味地迎合美國喜好,應多拍自己想講且質量好的故事。套路是成功不了的,藝術家不該違背自己的才華。

戴博最後表示,張藝謀執導此片,在中國國內口碑也不好,有影評人直接宣稱“張藝謀已死”。張藝謀從拍“英雄”以來,政治色彩日益濃厚,看得出他在迎合中國有關部門,試圖傳遞“中國很偉大,你應該尊重中國”的訊息給觀眾。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唐冬柏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著名導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