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中美貿易PK:非市場的中國要求美國市場化

特朗普及其執政團隊的確有貿易保護主義的傾向,可是,迄今為止,佢們喺與中國打經濟貿易交道時顯示出的「對華強硬」態度,基本上是以市場貿易的國際規則來要求中國。相反,中國對內沒有自由經濟對外不完全開放自己市場,卻以國際自由貿易秩序的維護者自居,這如何不喺今後的中美貿易PK中頻頻發生摩擦?

美多次制裁中國鋼鐵傾銷

美東時間二月二日,美國商務部就對華不鏽鋼板材反傾銷和反補貼調查作出終裁,裁定中國企業百分之六十三點八六——百分之七十六點六四的反傾銷稅率和百分之七十五點六——百分之一百九十點七一的反補貼稅率。這是否就是特朗普總統上台以後,中美貿易戰的開始呢?

美國唔係頭一次對中國鋼鐵進口實行反傾銷調查和制裁。根據美國貿易救濟政策程序,本次對華鋼材進口的“雙反”裁定開始於去年三月美國商務部的調查,理論上這個調查是前任奧巴馬發起的,與特朗普似乎關係不大。

中美貿易額從一九七九年的二十五億美元增長到去年的五一九六億美元,三十八年間增長了二百多倍。鋼鐵貿易喺過去二十年里佔了相當重要的地位。可是,前年中國對美國出口鋼鐵產品還有二百四十二萬噸,去年只有一百十三萬噸。據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發佈的統計數據,截至年底,美國對中國開展“雙反”調查喺列的案件共計一百四十起,主要集中於鋼鐵、化學等領域。美國對中國鋼鐵產品進口已經多次制裁,中國鋼鐵行業因為出口美國所佔份額很小,本次制裁也不會有太大影響。

因此,這次美國對中國鋼鐵產品的“雙反”制裁,不能算是中美貿易戰的開始。

當然,特朗普上台以後準備大搞美國基本建設,中國龐大的鋼鐵產能對此定有所覬覦。不過,有鑒於去年中國共遭遇來自二十七個國家(地區)發起的一百一十九起貿易救濟調查案件,其中針對中國鋼鐵產品的立案調查就達四十九起、涉案金額達七十八點九五億美元的現狀,中國鋼鐵產品對美出口能夠維持住去年的一百多萬噸就是上上大吉了。

中國對美貿易似乎寄希望於另途。

馬雲兩項承諾恐驚難兌現

特朗普尚喺候任總統期間,中國派出阿里巴巴馬雲與之會晤,似乎反映了中國政府今後對美國貿易的重點方向。

馬雲帶去了兩句特朗普要聽的話,那就是:一是給美國造就一百萬個就業崗位,二是建美國產品、包括美國金融保險等服務產品對中國的出口電商平台。

馬雲第一個承諾,無疑是喺講大話。造就一百萬個就業崗位需要投入幾多,又是需要把生意做到多大規模?不過,既然特朗普競選綱領主要內容之一是喺造就更多的就業崗位,那麼不管馬雲能喺美國造就幾多崗位,對特朗普來講都是好的。

阿里巴巴是全球最大的電商平台,馬雲答應多賣美國產品包括美國金融保險產品及其它服務產品,志喺提升美國經濟的特朗普不可能聽不進去。

可是,馬雲的承諾(背後就是中國政府的承諾)有幾多兌現的現實可能呢?

講起擴大美國商品對中國的出口,且不講中國將如何開放美國的金融保險產品和其它服務產品進口,就講普通的現喺正喺紅紅火火進行中的中國跨境電商交易,它的頭上始終存喺一大片烏雲。

過去,中國對低於一千元的跨境電商零售進口商品按物品徵收行郵稅,其中多數商品完稅稅率為百分之十,並對稅額低於五十元的進口物品予以免稅。那只是喺法律層面上的規定,實際上許多“海淘”均是無稅。

去年四月八日,中國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稅收新政實施。新稅制提出,喺限值以內進口的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商品,關稅稅率暫設為百分之零,進口環節增值稅、消費稅取消免徵稅額,暫按法定應納稅額的百分之七十徵收。這意味着中國喺跨境電商進口發展初期實施的按個人物品徵收行郵稅的低門檻、低稅率的政策紅利結束,尤其是取消五十元的免稅額政策,表明昔日購買五百元以下低價母嬰產品、食品、保健品、化妝品等個人消費品的“免稅時代”也宣告終結。

海關新政實施之後一個月里,跨境電商平台喺中國境內保稅區倉庫積壓了大批貨物,啲跨境電商進口單量銳減,甚至為零。中國跨境電商生意的一落千丈,迫使 中共當局宣布,跨境電商新政監管措施將有一年的暫緩實施過渡期。

現喺,一年的暫緩期馬上就要到期了,中國的跨境電商交易眼看又要陷入困境,這樣的情況下,阿里巴巴憑乜嘢擴大美國商品對華的出口?

阿里巴巴雖然是全球第一電商,但其喺美國喺西方名聲並不好。

馬雲會晤特朗普前二十天,阿里巴巴再次被美國政府拉黑,被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發佈的“知識產權保護”報告列入“惡名市場”名單,這唔係阿里巴巴第一次被美國列入“惡名市場”,四年前就列入過。喺這四年當中,美國及西方市場對阿里巴巴的印象並不好。《福布斯》雜誌直指阿里巴巴是建築喺假貨高山上的帝國。隨便喺阿里巴巴淘寶網上搜索,就能搜索出成千上萬條低價的品牌奢侈品——一看便知是仿冒假貨——引得全世界的品牌商惱怒不已。

像阿里巴巴淘寶這樣龐大的電商平台,其刻意的商品大眾化,價格平民化,無法提高其網店的准入門檻,有時它的打假也變得假了。當下中國紅火的電商平台幾乎都成了“信息發佈平台”和“價格比拼平台”,落後的商業模式不但大大壓縮了中國的零售商業和製造業的利潤,甚至有可能弄垮它們。而喺比拼邊個的價格更低的時候,假貨的出現幾乎無可避免。

一個有買賣假貨惡名的電商平台可以喺中國做得紅紅火火,它能夠喺美國做大幾多生意呢?

內外不一非市場貿易將要碰壁

中國的鋼鐵產能嚴重過剩,這喺正常的市場秩序下是不可想像的,因為市場企業追逐利潤的本能,早就會通過市場機制重新合理的分配人財物等等各項有用的資源。而中國之所以長期存喺這些過剩的鋼鐵產能,是因為那些鋼鐵企業都是各級政府所有的國有企業或者是有各級政府背景的非國有企業。馬雲的阿里巴巴名義上是非國有企業,可佢同樣具有深厚的高層政治背景,所以先至能夠喺很不規範的市場環境下很不規範的經營,且能壟斷龐大的國內市場,賺得超乎想像的豐厚利潤。

特朗普及其執政團隊的確有貿易保護主義的傾向,可是,迄今為止,佢們喺與中國打經濟貿易交道時顯示出的“對華強硬”態度,基本上是以市場貿易的國際規則來要求中國。相反,中國對內沒有自由經濟對外不完全開放自己市場,卻以國際自由貿易秩序的維護者自居,這如何不喺今後的中美貿易PK中頻頻發生摩擦?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動向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