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美國新任國防部長馬蒂斯文武兼備

“瘋狗”和“儒將”集於一身

二〇一七年一月二十日美國參議院以九十八票對一票通過了新任國防部長馬蒂斯(James Mattis)的提名確認,馬蒂斯隨即在副總統佩斯的主持下宣誓就職。馬蒂斯原為海軍陸戰隊四星上將,三年前退役。根據法律規定,現役軍人退役後,必須七年後才有資格擔任文職國防部長,為此國會在通過馬蒂斯的提名確認後,立即通過了另外一項法案,豁免馬蒂斯不必遵守七年的規定,由此可見國會對馬的器重。享有此項豁免待遇的,除了馬蒂斯外,迄今只有二戰時的五星上將馬歇爾一人,他在一九五〇年擔任國防部長時,也沒有達到退役七年的要求。

特朗普當選總統後,在他提名的聯邦十五個部部長人選中,馬蒂斯是人氣最高的一位,雖然也有人對他的強硬作風及過往對待女性軍人的態度頗有指責,但從參議院的表決中可以看到,他是少數幾位得到兩黨一致支持的部長人選之一。而在軍方內部,馬蒂斯的威望更高,他以職業軍人兼文職官員的身份執掌五角大樓,可以預期將會大大改善軍方與白宮的關係,美軍在今後維護全球安全及打擊恐怖主義行動中,將扮演更加積極的角色。

馬蒂斯在美國軍界有兩個大名鼎鼎的外號:一是“瘋狗”,一是“儒將”。“瘋狗”與“儒將”這兩個截然相反的形容詞用於描寫同一位軍人非常罕見,而這恰恰刻畫了馬蒂斯“文武雙全”的性格。“瘋狗”指馬作戰時身先士卒、奮不顧身、窮追猛打,猶如“瘋狗”一樣;“儒將”則指他讀書破萬卷、勤奮好學善於思考,並非一介武夫。

現年六十六歲的馬蒂斯在十九歲那年加入海軍陸戰隊,他在海軍陸戰隊中的軍旅生涯超過四十年,迄今未婚單身。他對海軍陸戰隊的熱愛,被人稱為“與海軍陸戰隊結婚的人”,也被視為“和尚軍人”。年輕時的馬蒂斯十分好學,服役同時修讀大學文憑,得到歷史學學位。他愛書如命,家藏萬卷書。

身先士卒,資歷完整,受人尊敬

馬蒂斯在海軍陸戰隊的作戰指揮資歷十分完整,波斯灣戰爭期間他是第七海軍陸戰旅第一營的中校營長;阿富汗戰爭期間他是第七海軍陸戰旅上校旅長,後升任准將並指揮海軍陸戰隊第一遠征旅。他在阿富汗戰爭期間作戰英勇,戰功卓著,雖然身為高級指揮官,但在戰鬥中常常深入第一線指揮作戰,甚至與士兵一起衝鋒陷陣,深得士兵敬佩。被稱讚是“軍人中的軍人,陸戰隊員中的陸戰隊員”“一位非常激勵人心的將領。”

馬蒂斯指揮的海軍陸戰隊第一師在伊拉克戰爭期間取得過輝煌業績,他的行動口號是速度、速度、再速度。他指揮的海軍陸戰隊第一師從伊拉克南部直撲巴格達,十七天中推進一千三百多公里,速度驚人,打破海軍陸戰隊深入作戰的歷史記錄。此後,馬憑着戰功不斷升遷,退役前擔任中央司令部(United States Central Command)上將司令,中央司令部的負責範圍遍及中東、北非和中亞等地,包括阿富汗及伊拉克。從馬蒂斯的作戰履歷看,他的戰功基本上是在阿富汗、伊拉克等地立下的,他又擔任過中央司令部的最高指揮官,因此對伊斯蘭國以及伊斯蘭激進恐怖組織的危害及了解比其他人更深更全面,而打擊伊斯蘭國以及伊斯蘭激進恐怖組織是特朗普執政後的主要目標,選擇馬蒂斯主管五角大樓是再合適不過的了。

除了打擊伊斯蘭國及伊斯蘭激進恐怖組織以外,與奧巴馬政府相比,特朗普政府的外交軍事目標有兩個大的轉變:首先是修復與俄國的關係,這從特朗普挑選與普京個人互動密切的蒂勒森(Rex Wayne Tillerson)擔任國務卿就可看出端倪,蒂勒森上任後改善美俄關係無疑是重頭戲。美俄關係的改善,將使美軍有可能將更多軍力部署在中東及亞太地區。其次是解決東亞危機。東亞危機包括兩個方面,一是北韓核武器、導彈試驗,一是東海、南海爭端以及台海安全。特朗普政府將解決東亞危機放在外交、軍事的主要日程上,勢必與北京發生新的碰撞,對習近平政權將是極大的考驗。

首訪韓、日,勢必與北京碰撞

馬蒂斯上任伊始就前往南韓、日本訪問,突顯白宮及五角大樓對東亞局勢的重視。馬此次出訪打破慣例,先訪問南韓,再前往日本,透露的信息是特朗普政府將解決北韓核危機放在東亞政策的首位。南韓的外交軍事分析人士認為奧巴馬政府孤立北韓、希望北韓政府自動垮台的政策沒有成效,因此期待特朗普政府有新的應對之策。馬蒂斯到訪南韓後首先前往美軍駐韓司令部聽取軍事彙報,與駐韓美軍高級將領會面探討軍事部署等問題。馬蒂斯是職業軍人,有豐富的作戰經驗,相信他對軍事解決北韓問題一定有自己的方案。其後馬蒂斯安排與韓國官員舉行一系列會談,會談中的一個議題是落實布置薩德導彈的日程及相關問題。對於作風強悍的馬蒂斯來說,北京對美軍在南韓布置薩德導彈的抗議無疑是耳邊風,根本不起作用。

馬蒂斯在日本的訪問,除了涉及美日同盟外,還將再次重申釣魚島屬於美日安保條約的適用範圍。此外,確保南海國際航道自由通行也將是此次訪問日本將會涉及的內容之一。在南海問題上,特朗普班底成員已經多次發聲表示擔憂,新任國務卿蒂勒森在參議院聽證會上曾表示中國必須停止在南海的造島行為,而且不能讓中國使用這些人造島礁。白宮新聞發言人斯派塞在回答記者提問時也表示,如果中國的人工島礁處於國際海域,美國將設法阻止。馬蒂斯在國會聽證會上則稱全球力量平衡正受到二戰以來最嚴重的衝擊,這種衝擊來自俄羅斯、恐怖組織,也由於中國在南海的行動。

指揮官素質可能決定勝敗結局

筆者在去年的一篇文章中曾指出習近平上台後在東海、南海的強勢行事作風,使得白宮、國務院的鴿派政策遭到挫折,國防部、軍方的鷹派觀點開始佔上風,特別是北京在南海大規模人工造島,從長遠來看嚴重威脅美軍的航海自由行動,遭到太平洋美軍司令部的強烈反彈,太平洋美軍司令哈里斯多次明確暗示不惜在南海一戰;前任國防部長卡特也在去年六月四日正式告知中國不要在黃岩島填海造島,卡特表示如在黃岩島動工“一定會造成後果”,等於給北京划出紅線。特朗普政府以對外強硬著稱,加上馬蒂斯的威信,因此軍方與白宮今後在南海問題上的態度將比奧巴馬政府更加默契,採用有限軍事手段解決南海問題的可能性大增。

統領五角大樓的馬蒂斯身經百戰、能文能武,這樣的將領在現任中國高級軍事將領中幾乎找不到一人,絕大多數中國高級將領都沒有實際作戰經驗。以現任海軍司令沈金龍為例,這位被火速提拔的海軍主管基本上沒有海戰的實際經驗,是一個“軍事理論家”,在現代化戰爭中,沒有實際作戰經驗的將領主管大兵種,其結果不問可知。一旦南海擦槍走火,除了武器裝備,雙方指揮人員的素質差異,可能決定勝敗結局。

《動向》2017年2月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動向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