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投書 > 正文

大陸作家廖祖笙:亡魂喪膽的共匪「自信」成這樣了

“圍觀改變中國”的路子,又被亡魂喪膽的共匪給堵死了。

高法有了新的“實施辦法”和“補充規定”,云:“對於在人民法院周邊實施靜坐圍堵、散發材料、呼喊口號、打立橫幅等行為的人,人民法院應當商請公安機關依法處理。”換言之,也即對“圍觀改變中國”,白紙黑字、鐵板釘釘亮出了紅燈。

這再次暴露了亡魂喪膽的共匪,太不自信,“自信”得就連百分之一的“自信”都沒有。

憲法說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此滑天下之大稽的“實施辦法”和“補充規定”,顯系違憲,具有限制和干涉公民法定自由的嫌疑。“法院周邊”屬於公共場所,不屬於公幹場所,圍觀則屬於看熱鬧形式的一種。自我標榜“自信”的共匪,竟會亡魂喪膽到讓公民在公共場所看看熱鬧的“自信”,都已是沒有了,要用“商請公安機關依法處理”,來對圍觀的人群如此這般予以阻嚇。

無所謂“人民法院”的判決不公和黑箱作業,也就無所謂圍觀的人群在“法院周邊實施靜坐圍堵、散發材料、呼喊口號、打立橫幅”。這個“實施辦法”和“補充規定”,不但是在將心思用得本末倒置,而且是在公然抗拒公眾的監督。就連治下草民的看熱鬧都要禁止,談何公平、公正、公開?總愛走夜路吹口哨吹出的“自信”呢,都煙消雲散到哪兒去了?

共匪堵死“圍觀改變中國”之路不足為奇。共匪向來好話說盡,壞事做絕,自個懂得民心盡失的共匪,所以在方方面面也就草木皆兵,杯弓蛇影,處處表現得亡魂喪膽。苟活在這樣的一個匪國,無論是誰,都能感覺到總愛張揚“自信”的共匪,其心驚肉跳已表現得無處不在。

你走出了家門,在大街小巷不論你走到哪裡,隨便抬頭一看,都能看到高懸的監控探頭,於是你也明白了自己像其他人一樣,時時刻刻處在共匪的監視之下,你由此感覺到了亡魂喪膽的共匪,原來是這麼不“自信”。

你上網瀏覽或言說,總見五毛張袂成陰,刪網站、刪論壇、刪網文、刪評論等等,時時刻刻都在發生,網上每天也都高聳着一面“偉大的牆”,你由此無法看到一枚硬幣的正反面……你不由啞然失笑,外強中乾、亡魂喪膽的共匪,原來“自信”成這樣了。

你到“偉大的首都”去上訪或旅遊,驚見天安門廣場一帶三步一崗,五步一哨,而且到處是便衣,你走到哪裡都要被搜包、搜身、查身份證……你又不免啞然失笑,原來總在自我標榜“自信”的共匪,在國民面前竟會這般不“自信”。

……

你才華出眾,你年富力強,你高朋滿座,你膽略超群,你玉樹臨風,你富有影響力……所以你總讓亡魂喪膽的共匪覺得不放心,總要對你處處設防,你對共匪的風兵草甲、毫不自信無法理解,我能理解,理解萬歲。

我只是一個深居簡出、少與人交的文人而已,我不過是擅長文字的排列組合而已,共匪就要“自信”得讓我蒙受這樣的人生大痛,就要在我的家旁高懸幾個監控探頭,就要下流得公然不讓我的一家老小吃飯,就心驚肉跳得連國內的論壇都不敢讓我說話,就深懼我若出國了會對其大大的不利,就將我夫婦倆一直當成了慘案的人質……亡魂喪膽的共匪“自信”成這樣了,我常覺出某種滑稽來。倘若時光能倒流,我想我不會再投筆從戎,再建功立業,去保衛這樣的一個無膽匪類。

在前所未見的匪國,你我都深味了共匪的“自信”。亡魂喪膽的共匪,迄今尚未在心驚肉跳中自我驚嚇得心肌梗塞,一命嗚呼,這也算得上是匪類的一項奇蹟。

寫於2017年2月12日(廖祖笙之子廖夢君在羅幹擔任中央政法委書記期間、周永康擔任公安部部長期間、劉雲山擔任中宣部部長期間、周濟擔任教育部部長期間、張德江擔任廣東省委書記期間,慘烈遇害於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和殺人犯同穿連襠褲的流氓集團“統一宣傳口徑”,指鹿為馬,放任絕人之後者逍遙法外第3864天!遇害學生的屍檢報告、相關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國家機密!作家廖祖笙在國內傳媒和網絡的表達權被匪幫全面非法剝奪,生存權同時也被新納粹們以下流手段一再剝奪!被“執法”機關明確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內不寫政論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連續非法斷網2165天,被公然帶有凌辱性質地置於監控探頭之下!廖祖笙被迫顛沛流離期間,風燭殘年的母親和岳母蹊蹺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髮指的殘酷迫害中,幕後迫害的操縱者能非法控制全國的媒體和網絡,能控制公檢法,能控制廣東和福建,能控制電信,能控制銀行,能控制學校,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賬號,能任意操弄無脊樑的百度……為國防事業奉獻了青春年華並立過軍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層面堅持為國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號,遭到法西斯新變種瘋狂迫害,呼天不應,叫地不靈,蛇鼠一窩、寡廉鮮恥的反動當局從上到下裝聾作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來稿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投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