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川普勝選 經濟全球化的終結


川普,全球化的終結者?(網絡圖片)

二○一六年美國總統選舉,是自冷戰結束以來美國最重要的一次總統選舉,選舉的結果預示着世界的一個時代的終結,那就是經濟全球化時代。經濟全球化持續了三十多年,導致美國的衰敗、中共的崛起。為結束這個時代,美國選民把川普送進了白宮。

終結經濟全球化從退出TPP始

川普應是不辱使命。他在當選後宣布上任百日內的行動計劃,便是在進入白宮的第一天就要“發出美國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的意向通知”。

TPP被認為是奧巴馬總統卸任後為美國留下的一筆遺產,是他任內推動經濟全球化最後的努力。川普的宣布,表明他不但拒絕繼承這筆遺產,而且終結經濟全球化的行動就從退出TPP開始。

經濟全球化肇始於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初,首先由美國的大金融集團與大企業集團推動。當年美國的經濟正平穩發展,勞工工資增加、福利完善,勞資利益達到一個最佳結合點。但對於資方來講,企業的利潤增長空間所剩無幾,他們急需推動全球經濟的轉型,以降低成本,謀求利潤的最大化。而那時,中共正陷入“六四”屠殺後的經濟低谷和統治危機,急需尋求外資以解脫困境。美中兩國各自的經濟利益都需要對方,因此一拍即合。可以說,經濟全球化是由美國主導、美中合作起始,進而擴展至全球,延續成一個時代。

克林頓是經濟全球化最重要推手

克林頓總統是經濟全球化最重要的推手,奧巴馬是克林頓的繼承者。經濟全球化為世界經濟和美中兩國人民帶來的危害由這兩人一手造成。為適應經濟全球化的要求,克林頓政府力主將原本主要功能為排解國際貿易糾紛的“關稅及貿易總協定”更名為“世界貿易組織(WTO)”,其功能擴大為各國經貿的合作與互惠。克林頓政府更是不顧美國國會一些共和黨人士和“六四”屠殺後流亡美國的中國政治異議人士的反對,執意將美中貿易與人權脫鉤,把美國的貿易最惠國待遇無條件給予中國,並幫助中國加入世貿組織,繼而又決定給予除了朝鮮、古巴之外的所有國家貿易最惠國待遇,簽訂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經濟全球化於是有如脫韁的野馬,再也停不下來了。擁有資本的美國與擁有廉價勞動力和龐大市場的中國相結合,成為驅動經濟全球化最強勁的動力。從某種意義上說,經濟全球化就是美中經濟一體化,或者說是從美中經濟一體化開始。

經濟全球化,使得美國的企業爭先恐後把生產線轉移到低人權、低工資的中國等國家,其獲得的豐厚利潤,是以中國的廉價商品佔領了美國市場,巨額貿易逆差居高不下,一批又一批美國工人失業,社會貧富差距日益擴大為代價。如果一個人近二三十年在美國生活,這些情形應是每日可見:

美國的商店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商品都寫着“中國製造”,美國人不認為自己的國家還有製造業存在。美國的傳統工業地帶,成了機器停轉的“鐵鏽地帶”。令美國驕傲了一百多年的汽車城底特律成了一座鬼城,當所有的汽車生產線都已外遷後,幾代人以製造汽車為生的美國家庭不得不離開自己的城市到外地謀生。

大城市周邊依靠為製造業服務生存的美國小鎮,一派衰微破敗的景象。在美國西海岸舊金山灣區南邊的聖加金河谷,那裡曾是美國的大蒜王國,大蒜產量佔全美總產量百分之八十四,中國的廉價大蒜如決堤的洪水般湧入,大蒜王國頃刻覆滅,成千上萬的蒜農遠走他鄉。

而美國的紐約、舊金山、洛杉磯,曾有數千家華人經營的制衣廠,是華人移民女工賴以謀生的場所,這些制衣廠也在幾年間被洶湧而來的中國廉價成衣消滅殆盡。這就是經濟全球化後真實的美國,真實的美國不是紐約曼哈頓的車水馬龍,和舊金山硅谷一天誕生數十個百萬富翁。

全球化救了“六四”後的中共

而經濟全球化拯救了“六四”後陷入危機的中共政權,中國從經濟全球化中得到經濟高速發展,實現了“大國崛起”。“六四屠殺有理”站住了腳跟,中共權貴以百倍的瘋狂攫取國家資產,財富迅速集中到少數權貴手中,把中國推向殘暴、醜惡的權貴資本主義。而中共政權也積累了足夠的實力反噬西方國家,向美歐發起經濟和意識形態的挑戰:他們有用不完的錢收購西方的企業,有用不完的錢向美國與歐洲國家開展“大外宣”和輸出國家恐怖主義。

如同經濟全球化對於美國只是富了華爾街和大企業的精英、代價由美國的普通百姓承擔一樣,經濟全球化對於中國只富了中共權貴,而把廣大民眾推向赤貧。普通中國人除了成為外國資本的奴工外,無從在經濟全球化中享受到好處。中國在經濟全球化中成為世界上貧富懸殊最大的國家。中國有了兩億多離鄉背井到城市尋找活路的農民工,連一條活路也找不到的就成為唯有以死亡擺脫貧窮的楊改蘭和他的子女、丈夫。這也是經濟全球化後真實的中國,真實的中國不是北上廣的摩天大樓和摩天大樓里的杯觥交錯、紙醉金迷。

經濟全球化,對美國的精英、中國的權貴,是金錢財富;對美中兩國的工人、農民,是洪水猛獸。而對於世界,則是在里根、撒切爾夫人消滅了蘇聯東歐社會主義陣營一群魔鬼後,克林頓、奧巴馬又養大了比蘇東陣營更兇殘的中共政權這隻惡魔。

川普洞察全球化嚴重損害美國

川普的當選絕非偶然,他能深刻洞察經濟全球化對美國民眾利益的嚴重損害,他喊出了美國廣大勞工要求美國從經濟全球化中解脫出來,讓美國重回貿易保護主義,讓外移的美國產業返回美國,讓流失的美國工作崗位返回美國的呼聲。

希拉里的敗選也絕非偶然。如果希拉里當選,只是奧巴馬的延續和克林頓的重現。意味着經濟全球化持續深入,美國的經濟被掏空,美國的勞工陷入水深火熱之中。美中兩國的權貴結成“戰略夥伴關係”,聯手主宰世界經濟,環太平洋國家的民眾也將赤貧化。

有人以為,美國退出TPP,將來或者退出WTO,中國就要取而代之,成為世界經濟的領導者。可是這種情況絕對不會發生:經濟全球化以來,美國在每一個國際經貿合作與互惠組織中都佔有主導地位,這是因為美國的經濟總量在這些組織中所佔比重最大,一旦美國退出,失去了主導者的這些組織,功能便將喪失。用日本首相安倍評論美國退出TPP的話來講,TPP就失去存在的意義了。中國依賴經濟全球化和國際經貿合作與互惠組織最深,卻不具備主導這些組織的能力。美國終結經濟全球化,所有的國際經濟合作和互惠組織都隨之功能喪失,世界便可重回國與國簽訂雙邊貿易的時代。川普最近對那些仍試圖將生產線移往國外的美國企業發出了嚴重警告,不可低估川普終結經濟全球化的決心和意志。或許川普將以終結經濟全球化,拯救美國和中國而名垂青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動向雜誌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