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朋友往往是測量一個人品質最精確的尺度

如果你我喺性靈上有高低,我高就須感化你,把你提高到同樣水準;你高也是如此,否則友誼就難成立。朋友往往是測量自己的一種最精確的尺度,你自己如果唔係一個好朋友,就決不能希望得到一個好朋友。要是好朋友,自己須先是一個好人。我很相信柏臘圖的‌‌“惡人不能有朋友‌‌”的那一句話。惡人可以做好朋友時,佢喺佢方面儘管是壞,喺能為好朋友一點上就可證明佢還有人性,還唔係一個絕對的惡人。講來講去,‌‌“同聲相應,同氣相求‌‌”那句老話還是真的,何以交友的道理喺此,如何交友的方法也喺此。交友和一般行為一樣,我們應該常牢記喺心的是‌‌“責己宜嚴;責人宜寬‌‌”。

講到性格修養,困難喺調和情與理。情熱而理冷,所以常相衝突。中外大哲人如孔子、柏拉圖諸人都主張以理智節制情慾,使情慾得其正而能與理智相調和。有人以為科學重理智而文藝重情感。其實文藝正因為表現情感的緣故,需要理智的控制反比科學更甚。

意志薄弱經不起挫折的人往往有一套自寬自解的話,就是把所有的過錯都推諉到環境。明明是自己無能,而埋怨環境不允許我顯本領,明明是自己甘心做壞人,而埋怨環境不允許我做好人。這其實是懦夫的心理,對於自己全不肯負責任。環境永遠不會美滿的,萬一它生來就美滿,人的成就也就無甚價值。人所以可貴,就在於佢不像豬豚,被飼而肥,佢能夠不安於污濁的環境,拿力量來改變它,征服它。

我常分析中國社會的病根,覺得它可以歸原到一個字——懶。懶,所以萎靡因循,遇應該做的事拿不出一點勇氣去做;懶,所以馬虎苟且,遇不應該做的事拿不出一點勇氣去決定不做;懶,於是對一切事情朝抵抗力最低的路徑走,遇事偷安取巧,逐漸走到人格的墮落。

一個理想的人須是有德有學有先至。德與學需要冷靜,如下所述,先至也唔係例外。先至是處事的能力。一件事常有許多錯綜複雜的關係,頭腦不冷靜的人處之,便如置身五里霧中,覺得需要處理的是一團亂絲,處處是糾紛困難。佢唔係束手無策就是考慮不周到,布置不縝密,一個困難未解決,又橫生枝節,把事情弄得更糟。冷靜的人便能運用科學的眼光,把目前複雜情形全盤一看,於是一切糾紛困難便如庖丁解牛,迎刃而解。治個人私事如此,治軍國大事也是如此,能冷靜的人必能謀定後動,動無不成。

人須有生趣先至能有生機,生趣是生活中所領略得的快樂,生活是生活發揚所需要的力量,‌‌“寧靜以致遠‌‌”就包含生趣和生機的兩個要素喺內,寧靜先至能有豐富的生趣和生機。

文章忌俗濫,生活也忌俗濫。俗濫就是自己沒有本色而蹈襲別人的成規舊矩。西施患心病,常捧心顰眉,這是自然的流露,所以愈增其美。東施沒有心病,強學捧心顰眉的姿態,只能引人嫌惡。喺西施是創作,喺東施便是濫調。濫調起於生命的乾枯,也就是虛偽的表現。‌‌“虛偽的表現‌‌”就是‌‌“丑‌‌”,克羅齊已經講過。‌‌“風行水上,自然成紋‌‌”,文章的妙處如此.生活的妙處也是如此。喺乜嘢地位,是怎樣的人.感到怎樣情趣.便現出怎樣言行風采,叫人一見就覺其和諧完整,這先至是藝術的生活。

我生平不驚獃人,也不驚聰明過度的人,只是對着沒有趣味的人,要勉強同佢講應酬話,真是覺得苦也。你對着有趣味的人,你並不必多談話,只是默然相對,心領神會,便可覺得朋友中間的無上至樂。你有時大概也發生同樣感想罷?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朱光潛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