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信仰 > 正文

中國基督徒面臨更嚴厲的控制

中國的基督徒處境愈發艱難。中國政府不斷通過新規定和其它手段限制境內的宗教團體。

今年9月7日,天主教溫州教區朱維方主教因病去世,享年89歲。根據天主教廷的規定,教區主教空缺後助理主教自動接替。但是,溫州教區助理主教邵祝敏卻在朱維方主教去世前不久“消失”了。據天主教通訊社等媒體報道,屬於“地下”教會團體的邵祝敏被帶到西寧“旅遊”。有消息稱,在朱維方主教的葬禮後,邵祝敏已返回溫州,但一舉一動受到監控。教區事務現由一名普通神父主持。教會人士指出,當局這次將邵祝敏帶走,就是要阻止他主持朱主教的葬禮,因為此舉意味着承認邵祝敏的主教身分。

朱維方主教十三歲時進入寧波小修院,之後在寧波、嘉興、福州和上海大修院接受培育,一九五一年到上海徐匯修院學習並畢業,一九五四年晉陞司鐸。1955年至1971年期間,他被強制勞改16年。1982年至1988,他在監獄裏被囚禁6年多。2010年,朱維方被任命為官方天主教愛國會溫州教區主教。在此之前,他已被梵蒂岡秘密祝聖為主教。

強拆十字架

2015年,浙江省政府掀起拆十字架運動後,朱維方主教強烈呼籲當局停止摧毀十字架並呼籲普世教會支持中國、為中國教會祈禱。迄今為止,浙江各地已拆除了1800個教堂屋頂上的十字架。當局和信徒之間因此不斷發生暴力衝突。今年2月,抗拆十字架的浙江新教牧師包國華和妻子被以貪污等罪名判刑十幾年。

新宗教事務條例

邵祝敏被阻止接替主教的事件顯示,中共當局進一步收緊了對宗教人士的限制。據香港《亞洲新聞》8月18日援引一位神父來信報道,地下教會神職人員處境日趨嚴峻:他們被迫通過天主教愛國會登記註冊,接受天主教愛國會的獨立自主自辦原則。只有在登記註冊、得到神父證的情況下,他們才能繼續牧靈工作。很多迄今為止被官方“容忍”的地下教會神父陷入深深的痛苦和焦慮中。

2016年9月7日,中國國務院法制辦公室發佈了《宗教事務條例修訂草案(送審稿)》,引發社會各界廣泛關注。宗教人士認為,該條例通過辦理登記、必須向宗教局申請臨時活動地點、基層監控等手段強化對家庭教會的壓制和剷除力度,讓家庭教會生存空間全無。

按照新的宗教事務條例,地下教會將幾無生存空間

新《條例》規定,除官方宗教團體外,其他任何組織或者個人不得設立宗教院校;非宗教團體、非宗教院校、非宗教活動場所不得組織、舉行宗教活動,不得接受宗教性的捐獻,不得組織公民出境參加宗教方面的培訓、會議、活動等;禁止在國民教育學校傳教、舉行宗教活動、成立宗教組織、設立宗教活動場所。條例還規定了針對家庭教會的嚴厲懲罰措施,如擅自舉行大型宗教活動的,由宗教事務部門會同公安機關責令停止活動,可以並處10萬元以上30萬元以下的罰款等等。

高昂的代價

梵蒂岡國務卿帕羅林樞機主教(Pietro Parolin)8月底表示,教宗期待與大陸建立起新的良好關係。天主教香港教區樞機主教湯漢先前透露,教廷與大陸已就主教任命達成初步結果。香港榮休主教陳日君則表示:“我不知道為何應該保持樂觀。中國政府不會送給我們任何東西。”德國“受迫害民族協會”警告說,“梵蒂岡為接近中國政府將付出越來越高的代價。”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德國之聲中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信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