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郎咸平:兒童節前又爆大案!幼兒園成了「試藥基地」

——六一兒童節——歡樂日子裏的悲憤思考

可怕的係,這件事情還有後續報導,除了西安,吉林、湖北等多地也報導出類似事件。各地被喂服「 病毒靈 」的孩子,普遍出現了心肌酶偏高、心肌炎、腎積水等情況。而集體喂葯的動機依舊撲朔迷離,係為了可能的缺勤損失,還係巨大灰色利益驅動下,把 幼兒園 變成為試藥基地?我們不得而知。甚至有人講,幼兒園就係一門生意。

前段時間西安爆出,幼兒園給幼兒服用“病毒靈”事件,引起社會廣泛關注。據當事家長介紹,這個幼兒園長期以來一直給孩子吃這個葯,但係這三到四年時間裏,從來沒有人告知過家長。家長把孩子從幼兒園接返嚟以後,跟孩子在玩的時候,孩子無意中講,以後自己不會感冒不會生病了。在家長的再三追問之下,才知道幼兒園給孩子吃了葯。

可怕的係,這件事情還有後續報導,除了西安,吉林、湖北等多地也報導出類似事件。各地被喂服“病毒靈”的孩子,普遍出現了心肌酶偏高、心肌炎、腎積水等情況。而集體喂葯的動機依舊撲朔迷離,係為了可能的缺勤損失,還係巨大灰色利益驅動下,把幼兒園變成為試藥基地?我們不得而知。甚至有人講,幼兒園就係一門生意。

不管如何,這都暴露了民辦幼兒園的管理缺失和法制教育的缺位。孩子應該係我們的聽日,但這個“聽日”,一開始就充滿了可怕的人為考驗。

一、當幼兒園變成了“葯兒園”

幼兒園喂葯事件激起了全社會的恐慌,這起案件本身也令人匪夷所思。首先被曝光的係西安兩家打着宋慶齡基金會旗號的幼兒園,楓韻幼兒園和鴻基祥園幼兒園。事件曝光之後,宋慶齡基金會宣布將這兩家幼兒園除名。

這兩家幼兒園到底出了咩問題呢?我以楓韻幼兒園為例,調查結果顯示,從2008年11月到2013年10月這5年間,楓韻幼兒園冒用醫療機構的名義購買了54600顆叫作“病毒靈”的藥丸,強行喂兒童吃。為咩要咁做?這讓我們覺得很不可思議。根據園方自己的講法,由於小孩子缺勤一天院方得退一天的學費,一個月缺勤10天就要退半個月的學費,為了讓學生不缺勤,就給他們服用“病毒靈”。

看到這則新聞以後我覺得很震驚,除了藥品監管方面的原因外,我更震驚於我們幼兒園老師們的無知!因為“病毒靈”這個葯幾十年前就有了,最開始係用於治療流感和病毒性傳染病。但大家知道因為病毒變異速度快,況且這藥用了幾十年後病毒早就對它產生抗體了,因此實際上不會有咩效果。而且目前全世界也不存在一種葯,吃了可以讓人不生病。我對這些幼兒園的管理層以及老師們的愚昧無知、沒有科學常識感到非常震驚!甚至我都不敢相信這係真正的原因,我甚至在想這係咪一個借口,背後會不會有更大的陰謀。

並且我們發現,這次喂葯事件唔係一個特例,而係類似的事件層出不窮。除了西安,全國各地都陸續曝光了類似事件。2014年3月15日,吉林市芳林幼兒園被爆出涉嫌給幼兒服用“病毒靈”,而他們告訴孩子係聰明豆。根據園方的講法主要係用於預防幼兒感冒和春季傳染病,以保證幼兒出勤。3月17日,湖北宜昌馨港幼兒園督促孩子定期服了白色的苦苦的藥片,後來被證明就係“病毒靈”。3月20日,湖北至少又有兩所幼兒園被爆出喂葯,其中宜昌金貝幼兒園法人代表已被控制。

除了被喂葯,發生在幼兒園的其他惡性事件也多得令人可怕,甚至係觸目驚心。我把最近媒體上報導的事件歸成了幾類:第一,幼兒園虐童事件,多家幼兒園不同程度地對孩子實施身體上的虐待;第二,校車安全事故,像甘肅省正寧縣的校車安全事故造成20人死亡;第三,食物中毒事故,像最近發生的雲南幼兒園老鼠藥集體中毒事件。我相信目前被媒體曝光的只係冰山一角,各位不感到恐慌嗎?我們的幼兒園教育到底點吖,怎麼走到這種絕境呢?

二、不同幼兒園的“冰火兩重天”

今天我同樣以數據來講嘢,到底我們的學前教育出了咩問題。根據教育部2012年數據,全國共有幼兒園18萬所,我把它分成三類:第一類係有權人的子女讀的,第二類係有錢人的子女讀的,第三類係沒權沒錢的人的子女讀的。

在中國18萬所幼兒園當中,民營幼兒園12.5萬所,約佔70%,剩下約30%係公立的。有哪些公立幼兒園呢,比如市委、市政府的幼兒園,區委、區政府的幼兒園,各部委的幼兒園,等等。這些公立幼兒園招生都係以公務員的子女為主體。當然如果你唔係公務員又想去上的話,那就要看家長自己的本事了。

大家都知道,我們國家係9年義務教育,幼兒園的學前教育係不屬於義務教育的,所以我們老百姓的孩子上幼兒園係要交學費的。但這30%的公立幼兒園係享受國家財政補貼的,政府關於學前教育的撥款只撥到這30%的公立幼兒園身上。因此它們經費充足,各方面條件都係第一流的,有的幼兒園連馬桶都係進口的。在全國範圍內爆發了咁多幼兒園安全事故或醜聞,沒有一個係公立幼兒園的。

除此之外,還有一種數量很少的貴族幼兒園,或者叫作高檔私立幼兒園。這些幼兒園每個月學費上萬元,宮廷式建築,五星級廚師,請老外來教英語,各種興趣班等等,搞得非常豪華。當然我對這類幼兒園沒有任何的批評,因為有錢的父母願意花這個錢,市場有這個需求,當然也有人願意提供這個供給,因此也係無可厚非的。

出事的幼兒園既唔係公立幼兒園,也唔係這種高端的貴族幼兒園,而係中低端的民營幼兒園。這些幼兒園的現狀係怎樣的呢?相互之間競爭非常激烈,很多幼兒園招收學生人數不足,陷入惡劣競爭。我以深圳地區為例,不少民辦幼兒園為了降低成本,紛紛擴大班級、減少師資、壓低教師薪水,幼兒園老師的平均薪水一個月只有兩三千元,你想想在深圳地區怎麼生活呢?這樣一來,啲經驗豐富的優秀教師留不住,更難以吸引優秀的師範畢業生加入,所以師資水平也係越來越差,形成惡性循環。因此各種醜聞、事故被曝光的100%全係這類幼兒園。

三、教育公平應從幼兒園開始

從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到,今天我們幼兒教育最大的問題其實係公平問題。講到公平問題,我諗給各位舉兩個例子,一個係香港地區,一個係日本。

香港的幼兒園基本上分成兩大類,第一類屬於非盈利性質的,通常附屬於學校或者教會組織。另外一類係盈利性質的,叫國際學校或者雙語學校,學費非常貴,係有錢人的孩子上的,政府不會給補貼。政府的補貼集中在非盈利性的幼兒園,比如講地租退還、學費減免、分配宿舍、教師培訓等等,來幫助這些幼兒園運營。為了兒童學前教育盡量公平,政府為每一個有孩子的香港公民發放學前教育補貼券,每年17000多港元,用這個券可以去非盈利性質的幼兒園就讀,不夠的部分由家庭承擔,家庭有困難還可以申請政府減免。所有公務員一視同仁,沒有特殊待遇。

再來看日本。日本的情況和中國大陸極為類似,它的幼兒園一半係公立的,一半係民營的。但日本和我們不同的係,不論你係公立的還係民營的幼兒園,它的補貼係一視同仁的。它的補貼分為“機構補助”和“幼兒津貼”兩部分。機構補助用於學校設備的採購以及事務性的支出,由日本的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進行雙重補貼,一般係國家負擔1/2或1/3,都、道、府、縣負擔1/3或1/4;幼兒津貼和香港地區一樣,以福利形式發放給有兒童的家庭,政府根據家長的不同情況進行補助、減免其子女進入私立幼兒園的入園費。公立和私立的差別不大,家長可以自由選擇。對公務員也沒有特殊優惠。

反思這一次的幼兒園喂葯事件,我相信政府又會嚴打,我們從來都係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完全不透過現象看本質,也唔去研究這類事件的根源所在。在呢度我諗告訴政府,這些發生在幼兒園的喂葯事件、虐童事件、安全事件、中毒事件等等,只係表面現象,根本原因係我們學前教育資源的分配不公。我希望有關部門在這次事件之後能夠痛定思痛,從根本上解決我們幼兒園教育的毒瘤,唔好又係以嚴打開始,以嚴打結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作者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