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民生 > 正文

武漢女子10年蝸居衛生間打4份工 送2子進名校

圖為:衛生間內擺了三張單人床

“媽媽,別怕窮,我們家窮得有志氣。”59歲的王秀梅,總忘不了大兒子的這句話。

來自新洲的王秀梅進城打工10年,與患病的丈夫棲身在一間閑置的狹小衛生間里,多年來同時打4份工,一天只睡四五個小時,先後把兩個兒子送進了全國一流大學,目前都在攻讀碩士研究生。

當過鄉村代課教師的王秀梅說,希望他們一家人在貧困中艱苦奮鬥的經歷,能夠鼓舞寒門學子,堅定知識改變命運的信念。

媽媽打4份工撐起一個家

前日,記者來到武漢一所211高校,在體育中心二層,有一間閑置不用的衛生間。這裡,就是王秀梅婆婆和老伴余爹爹的家。這間不到10平方米的小屋,王秀梅住了整整10年。

王秀梅身材瘦小,但走路、說話都有力,看不出來是已滿59歲的人。

她老家在新洲區徐古鎮長崗山村,年輕時曾在村裡當過小學代課老師。丈夫曾是當地聞名的才子,身體一直不好,患哮喘和慢性支氣管炎。如今雙眼有嚴重白內障,左眼看不見,右眼只有光感。余爹爹說,幾十年來,一家的生計幾乎全靠王秀梅操勞。

在老家,王秀梅代課教書,賣菜、賣鞋、幫人刷油漆,能掙錢的活都搶着干。2006年,大兒子快高考了,小兒子剛上初中,想到開銷更大了,在好心人介紹下,她來到這所大學校醫院當保潔員,住進這間空置的衛生間。

那時月薪只有520元,維持一家人的生活很是不易,加上丈夫長年服藥,她長期為兩個兒子的學費犯愁。一個兒子每學期不到200元的學費都得省吃儉用,總是在學校再三催促下,到每學期快結束時才能勉強繳齊。

多年來,她同時打4份工:凌晨5點多起床,先去附近KTV打掃衛生,7點鐘幫人賣豆漿,8點鐘趕到學校做保潔,午休時間到餐館打雜,下午繼續做保潔工,傍晚再到餐館打雜直到深夜11點,每天只睡四五個小時。

兼職多了,她卻從不遲到,掐準時間趕到各個上班的地點。有時實在來不及做飯,就吩咐兒子做給丈夫吃,自己啃個饅頭在小攤上吃碗素麵條。

她說,想到兒子那麼懂事,那麼刻苦上進,自己再苦再累心裏也是甜的。

這兩年,王秀梅的年紀大了,在兩個兒子的勸說下,她辭了賣豆漿和餐館打雜的活,還在打兩份工。

屢敗屢戰考上北大研究生

生活雖不易,但提起兩個兒子,卻讓王秀梅十分驕傲。

王秀梅回憶,大兒子小光好不容易要從武大本科畢業了,卻說想考北大的研究生,還要轉專業,她是表示懷疑的。“你本科考北大都沒考上,還想考研究生?”

2014年的一天,小光突然打電話給她:“媽媽,你猜我在哪?我在北大,我考上了!”

山村裡飛出了金鳳凰,消息迅速傳開了,但小光十分低調。他說,即使考上了北大,將來的路還長,永遠不能飄飄然。

憶起一家人十幾年的經歷,王秀梅百感交集。面對楚天都市報記者,道出了不為人知的艱難。

小光從小立志以讀書改變命運,然而天賦一般,學得辛苦。小學4年級意外患病,一治就是3年,父母四處借錢,小光大量缺課,成績一落千丈。上了初中,他異常刻苦,也只能勉強跟上第一梯隊,中考調考離市重點差100多分,想到貧困的家境,他下定決心苦讀,兩個月後竟然衝進市重點高中。

高考來臨,幸運女神沒有光顧,小光本想考進武大、華科一類名牌大學,然而,離一本線還差十幾分。在父母的支持下,他決定再拼一年,幸運地以高出1分的成績考入武大。

在武大,他做家教,寒暑假到酒店、網吧打工,考慮到就業前景不理想,他決定轉專業,報考經管專業研究生,目標鎖定北大。第一年考研落榜,他去了浙江一家水利企業,感覺前景一般,於是重燃北大夢。

王秀梅說,小光沒有透露自己辭職了,悄悄回到武漢,做家教維持生活,一心考研。第二年考研仍然失敗,2014年第三次嘗試,終於成功。

2015年,弟弟小軍從媽媽打工的學校本科畢業,順利考上本校研究生。兄弟倆學制不同,明年將同時畢業。

品嘗成功的喜悅,感嘆求學的艱辛,小光說:“媽媽,別怕窮,我們家窮得有志氣。”

好心人幫助度過艱難歲月

小光和小軍的求學之路,全靠媽媽在背後默默支撐。

王秀梅說,10年前剛到大學做清潔工,她人生地不熟,只是發現撿廢品可以賣錢,於是起早貪黑地撿。每天清早天剛亮就出門,通常是夜裡一兩點才回。可是,就算屋內外堆滿了廢品,一個月撿的廢品也只能賣幾十塊錢。

慢慢地,有熱心人了解到她家裡的情況,紛紛勸她不要撿廢品,既不衛生也賺不了幾個錢,於是幫她介紹兼職,這樣,她才打了4份工。

余爹爹的哮喘病、慢性支氣管炎和心臟病需要長年服藥,因為王秀梅在校醫院特別勤快,人又隨和,校醫院有時會給她一些常見的低價葯甚至免費葯。現在,王秀梅打兩份工,一個月有3100元收入,除了生活費,丈夫吃藥要花幾百元,她把餘下的錢都攢起來還舊債。

操勞的媽媽和出色的兒子,他們一路走來,感動了許多人,也得到了一些資助。據了解,徐古街道辦事處給余爹爹辦理了低保,每年另資助扶貧款1萬元,徐古桔子園養老公寓每年資助1萬元,企業家“新洲好人”陶宏國資助1萬元,北京新洲商會資助4000元……

兒子做兼職努力賺生活費

兩個兒子都是名校碩士研究生,會不會不願談起蝸居衛生間的貧窮父母?“沒有啊!他們兩個孝順得很呢。”王秀梅和余爹爹告訴記者,小軍跟他們同在一個校園,但他學業忙,有空的時候會買菜回來,幫着一起做飯;遠在北京的小光每年寒暑假回來,就把這裡當做自己的家,跟父母一起擠在衛生間里睡,從沒有借住在學生宿舍或其它地方。

記者看到,這間衛生間面積不到10個平方米,3張單人床佔去了一大半的位置,3張床之間擠得沒有空隙,不得不擺成兩邊高、中間低的形狀。多出的一張床,是兒子來看望父母時睡的。

兩個兒子從本科到研究生,學費全靠助學貸款和助學金,如今讀研每月有幾百元生活補貼。在北京的大兒子小光做兼職、當家教,不需要父母給錢,小兒子需要的生活費也不多。記者看出王秀梅還有些思想包袱,詢問才知道,她以為兩個兒子明年雙雙碩士畢業,就要立即歸還助學貸款。聽記者解釋說助學貸款不是畢業時一次性立即償還,她鬆了一口氣,露出笑容。

兩個兒子都是名校碩士,王秀梅知道苦日子就快熬到頭了。她告訴記者,希望更多寒門學子不畏貧窮,不懼挫折,堅定知識改變命運的信念。(文中小光、小軍系化名)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荊楚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