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大陸娛樂 > 正文

兵馬俑主人非秦始皇?羋月傳引史學爭議

《羋月傳》熱播,話題與吐槽聲不絕於耳。近日,研究者陳景元重申了他堅持了四十年的睇法,兵馬俑主人唔係秦始皇而係秦宣太后。

兵馬俑:睡了兩千多年,竟不知主人係邊個了?

電視劇《羋月傳》熱播,話題與吐槽聲不絕於耳。近日,研究者陳景元重申了他堅持了四十年的睇法,“兵馬俑主人唔係秦始皇而係秦宣太后”。

對此,大多數文博專家表示不感興趣,“歷史上早就有定論的事情,討論沒有任何意義”。也有人回應道:“陳景元的觀點漏洞太多,對於這種無聊的爭議,我沒有興趣反駁。”

近日,研究者陳景元再次拋出他堅持了40年的觀點,“兵馬俑主人唔係秦始皇而係秦宣太后”。觀點一出,引起各方熱議,不少網友質疑其“炒作”。12月11日,陳景元通過郵件回應“炒作講”,歡迎各方參與討論。然而,大多數文博專家對此不感興趣,“歷史上早就有定論的事情,討論沒有任何意義”。秦史專家、西北大學文化遺產學院教授徐衛*民評價:“這個觀點在學術界孤掌難鳴,只係一家之言。”

緣起

疑似“羋月”秦兵馬俑易主?

“兵馬俑主人唔係秦始皇而係秦宣太后”,這一個觀點,陳景元已經堅持了四十年。儘管這一觀點被學術界、考古界多次抨擊,他仍然堅持己見。

他為自己註冊了一個微博,發表了多篇闡述這個觀點的博文,但回應者寥寥。其中一篇博文介紹了他的研究經過:“陳景元從1974年‘逆向’研究兵馬俑,新華社1975年7月12日在《人民日報》上,發佈‘秦始皇兵馬俑’消息的第二天,他就向北京發出了三封信,又向國家文物局等部門反映情況:兵馬俑的主人唔係秦始皇,而係秦宣太后。陳景元研究秦宣太后有四十多年的歷史,宣太后的名字叫做‘羋月’,也係他花了九牛二虎之力考證出來的。兵馬俑頭上有‘歪髻’,身上有‘羋月’兩字;阿房宮玉人有‘歪髻’,阿房遺址有‘羋月’兩字,兩地主人公係相通的。”

兵馬俑身上的“羋月”二字,係支持陳景元這一觀點的直接證據。1975年,兵俑坑曾出土過刻着一個奇異文字的兵俑,當時的考古學家記錄為“脾”。請教了古文字專家之後,陳景元認定這係兩個獨體字,左邊係“月”,右邊係“羋”字的變體,合起來就係“羋月”。

此外,陳景元質疑兵馬俑係秦始皇陪葬的依據,概括起來包括以下幾點:第一,秦始皇陵距離俑坑最近也有1.5公里,太遠;第二,秦人尚黑,但兵俑身上的衣服卻五顏六色,而這係楚人的衣着愛好;第三,兵馬俑的髮髻歪向右邊,這係楚國人的習慣;第四,秦始皇實行車同軌,而兵馬俑坑出的車輪距卻不一樣。

質疑

回應炒作

堅信自個觀點,誓為劇組撐腰

今年年初,得知要拍《羋月傳》,陳景元“非常高興、非常支持”,甚至想見見劇組和導演,告訴他們羋月不為人知的故事。《羋月傳》開播前夜,他再次寫下長微博,預判《羋月傳》強調兵馬俑係羋月的陪葬品,這一觀點將在播出後引起考古界激烈的批駁。他聲稱:“如果今後《羋月傳》還要受到攻擊和咒罵,陳景元一定會義無反顧地為《羋月傳》撐腰。”

12月11日,陳景元通過郵件回復華西都市報記者的採訪。這份回復通篇不見一個“我”字,取而代之的係陳景元的名字。問及這部劇的編劇、導演在創作過程中係否與其聯繫,他顯得理直氣壯,聲稱蔣勝男的小講、鄭曉龍的電視劇全部受其觀點啟發而成。“他們掌握陳景元有關‘兵馬俑主人係宣太后’的材料應該很多,不必再與陳景元進行聯繫和諮詢。當然,《羋月傳》出來後,大量非議、責難之聲迎面襲來,有些關鍵性問題需要陳景元出來講嘢。”

談及文博界專家對其“炒作”的質疑,他反駁道:“靠指責對方炒作、胡鬧,而不作實質性的辯駁,實在係一種下策。”據了解,他已經出版了《秦俑真相》、《秦俑風波》,最近又完成了125萬字《秦俑再探》的書稿,目的都係為開展《邊個係兵馬俑主人》的問題,作最後學術決戰的準備工作。“‘兵馬俑主人秦始皇’真嘅係毋庸置疑嗎?就看西安方面的文博專家,有沒有勇氣去面對陳景元這一學術巨著了。”

求證

專家釋疑

觀點漏洞太多,歷史早有定論

早在《羋月傳》上映之前,“兵馬俑主人之爭”就再次浮出水面。11月初,經常幫助網友鑒定物種的“博物雜誌”,在其官微發表一篇文章《秦兵馬俑係“羋月”的?》。博主詳細羅列了陳景元的觀點,同時寫出“秦俑之父”袁仲一對其觀點的駁斥,在網上迅速引起熱議。翻看網友近千條點評,大家幾乎係一邊倒地批判陳景元“牽強附會”,也有人質疑其借熱播電視劇炒作。

此外,這篇文章受到了很多歷史愛好者的批評,認為立場不夠明確,容易誤導讀者。“博物雜誌”更新微博做出解釋:“歷史學家普遍認為,陳景元的觀點站不住腳,係一種民間觀點,證據不足,而證明兵馬俑係秦始皇的證據則很多,所以正如我文中所講,兵馬俑係秦始皇陪葬的講法,還難以撼動。”

12月9日,著名作家馬伯庸做客媒體暢聊盜墓嗰啲事兒時,也被問及兵馬俑主人之爭。馬伯庸講:“兵馬俑係羋月這個講法係錯的,這個觀點已經被駁斥過無數次了,正經史學界從來沒認同過。”

11日,記者就此採訪了多位文博、考古學家。大多數專家對此笑而不語,也有人回應道:“歷史上早就有定論的事情,討論沒有任何意義。陳景元的觀點漏洞太多,對於這種無聊的爭議,我沒有興趣反駁。”

秦史專家、西北大學文化遺產學院教授徐衛民評價:“這個觀點在學術界孤掌難鳴,只係一家之言。”他首先批駁了“脾”字係“羋月”這一證據:“簡直係胡講,這係一個字,怎麼能因為一部熱播電視劇進行拆解?再講,很多兵俑上都刻着字,一般係工匠的名字。”

徐衛民針對陳景元的論據,逐一作出反駁。例如談及“距離太遠”,徐衛民解釋道,秦始皇陵佔地56.5平方公里,兵馬俑坑在帝陵範圍以內,這點距離和佔地面積相比,合乎比例。“兵馬俑的形制和秦始皇陵內的東西係一個風格,而且很多兵器上刻着‘秦始皇×年’的文字,一係墓主比秦始皇更晚,怎麼可能係宣太后呢?秦國尚黑,但沒有史書記載秦人任何場合都要穿黑。秦始皇推行車同軌,但他只執政了15年,很可能沒有完全推行。陳景元以偏概全,唔抵得一駁。”

除了解釋兵馬俑並非“羋月”陪葬品,徐衛民還告訴記者考古界的最新發現。據史書記載,宣太后埋在位於陝西臨潼的秦東陵,呢度還埋葬着秦始皇的父親、祖父、曾祖父三代秦的國君。此外,專家推測,宣太后應該係埋在四號陵園:一個“亞”字形大墓。華西都市報記者曾潔

《羋月傳》幕後故事

小主們“開撕”,奴婢們也不能閑着。隨着東方衛視《羋月傳》的熱播,劇中的不少角色也引來爭議。華西都市報記者獲悉,劇中玳瑁和葵姑的飾演者李蓓蕾、井星文,近日親臨重慶點映會現場和粉絲親密接觸,分享戲裏戲外的趣事。兩人着裝一白一黑,也暗喻了在劇中兩人角色的對立關係。兩人分別作為羋姝和羋月背後的女人,在羋月和羋姝相愛相殺的同時,也在幕後出謀劃策、鬥智斗勇。

“玳瑁姑姑”係個85後其實很溫柔

玳瑁:角色不討好,看網評也傷心

《羋月傳》中,玳瑁姑姑心機深重,看似無意識的一個動作、一個眼神都很有可能置對方於萬劫不復之地。也正因為玳瑁姑姑的身份,李蓓蕾在劇中的演繹跨度極大,從羋月、羋姝還未出世,直到姐妹倆擁有了自己的孩子,她都在身邊負責照料。其實,在現實中,李蓓蕾本人係一個85後。

對此她表示,“演員的角色要去塑造,我能演玳瑁係導演相信我,我不會把真實的自己帶到劇中。”李蓓蕾還自爆生活中更貼近“傻白甜”,“自己私下很慫,在拍戲的時候大家都叫我‘呆毛姑姑’,跟角色還係差別很大的,不過在演繹上自己會嘗試盡量貼近角色,學得狠一點”。

當被主持人問到劇迷為何稱她為“護姝寶”時,李蓓蕾笑着回道:“很喜歡這個稱呼。雖然有時候看到有網友對角色不好的評論時也會傷心,但還係覺得自己係為了這個角色服務的,很感謝大家對這個角色的肯定。”

葵姑:常與孫儷*溝通戲,老妝得花3小時

如果講李蓓蕾飾演的玳瑁姑姑一路助羋姝與羋月死磕到底,那麼葵姑的扮演者井星文便係陪伴羋月成就豐功偉業的幕後功臣。劇中,井星文飾演的葵姑係楚威王派去服侍向氏的女官,她聰明善良,懂得後宮的爭鬥,多次保護了向氏,兩人彼此照應,得以在複雜的後宮中存活。而後,更係甘願吃苦從小保護和撫養羋月及羋戎長大。最終,在羋月和兒子入燕國為質時,遭羋姝和羋茵聯手陷害,最終喪命。

據悉,在拍攝《羋月傳》的時候,井星文為了揣摩人物角色做了很多的功課,還經常會嚮導演和孫儷等前輩請教。連鄭曉龍導演都贊道:“井星文的葵姑演得十分到位。”井星文講,大的挑戰係演繹各個年齡階段的葵姑,“在妝容上,會麻煩啲,一次老妝就得要三個多小時。包括角色配音也係自己去演繹的,在台詞、重音、語速方面都有去琢磨,讓觀眾聽起來更有年齡感,更貼近人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四川在線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