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港台 > 正文

香港高鐵一地兩檢成憲制保衛戰?

修建廣深港高速鐵路,讓香港與中國鐵路系統接軌,本來是好事。不過,工程延誤超支逾百億港元,已觸動香港人神經,加上棘手的“一地兩檢”問題,允許中共警察到香港境內執法,勢必再掀一場中港矛盾的政治爭執。

2010年,逾千人包圍香港立法會,結果在爭議中通過興建高鐵的撥款。從那一刻開始,五年以來有關高鐵爭議不斷。負責工程的港鐵公司多次宣布工程延誤,通車期由初定的2015年年中,延至最新的目標2018年第三季。隨之而來,就是工程造價不斷上升,5年前撥款650億元,增至800多億元,超支約三成,因而令作為納稅人的部分市民擔心,高鐵是個無底深潭,更可能成為千億工程。

世界盃預選賽香港主場對中國踢平後,官媒新華社發表文章,指中國隊兩次被香港逼和,也輸給卡塔爾,幾乎刷新"史上最恥辱紀錄"。《環球時報》社評則指,不應忽略香港球迷"惡劣表現",要求國際足聯重罰港足。(18.11.2015)

年間超支三成 須額外200億公帑

最近,香港特區政府與負責工程的港鐵公司就超支安排達成協議,雙方同意以844億元作為"封頂價",如再有額外開支需要由港鐵承擔。就此,香港政府需要再向立法會申請194億元撥款,期望立法會明年3月前通過。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明言,若工程最終"爛尾",會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建制派議員普遍認為,難以不支持撥款,否則工程"爛尾"後果更嚴重。但泛民主派表明反對,除了因為超支嚴重,"一地兩檢"問題更為重要。

"一地兩檢"須中方人員到港執法

所謂"一地兩檢",就是在同一個地方完成旅客出境和入境的手續。現在中港兩地只有在深圳灣口岸實施"一地兩檢",口岸大樓位於深圳,當年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授權香港政府派員在大樓內的港方口岸執行香港法律。

但是,高鐵香港段的"一地兩檢"處理卻有不同,是要在香港西九龍的總站完成出境及入境手續,變相需要由香港授權大陸人員在港執法,但此舉涉及複雜的法律問題。因為全國性法律不適用於香港,而《基本法》列明香港特區享有高度自治權,如果允許大陸人員來港執法,有可能會抵觸《基本法》,反對者更認為會損害一國兩制。

香港律政司司長袁國強上月到北京,與中國相關部門商討"一地兩檢"。他在會晤後表示,兩地已有共識實施"一地兩檢",更明言容許大陸執法人員來港執法是無可避免,問題是如何解決憲制問題及大陸人員有多大執法權力。此言一出,隨即引來正反雙方的筆戰。

反對者憂損害一國兩制

一直監察高鐵工程問題的公共專業聯盟政策召集人黎廣德於香港《蘋果日報》撰文。他指,《基本法》為保障一國兩制而設計,精髓就是要排除大陸人員在港執法的可能,否則公安入城,鄧小平說"香港人生活方式不變"的承諾便煙消雲散。他又稱,"一地兩檢"最致命的地方,是為公安入城建立法理依據。今天特區政府自然會說公安執法只限於高鐵西九總站,但如果這種違反《基本法》的安排被扭曲為符合《基本法》,將來公安擴權和擴大執法範圍便只需本地立法。

不過,中國全國港澳研究會會員丶深圳大學基本法研究中心教授宋小庄在香港《明報》撰文指,1990年全國人大《關於設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決定》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行政區域圖由國務院另行公布,這不是《基本法》組成部分,修改也不受《基本法》限制。香港《基本法》第7條也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境內的土地和自然資源屬於國家所有,因此中央政府可以發出指令,將西九口岸一小部分土地或空間劃歸由大陸邊境檢查站使用。

事實上,世界各地也有"一地兩檢"的例子。例如英國倫敦、比利時布魯塞爾與法國巴黎之間歐洲之星列車,旅客可在出發地先辦理出入境手續。美國和加拿大也有一地兩檢的安排。不過,袁國強曾表示,上述例子涉及兩個主權國,相對較容易處理,但香港在一國兩制的憲制下,無論在法律和技術上處理更為複雜。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劉詩雨 來源:德國之聲中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