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滿清天朝的氣派

18世紀末,英國的馬戛爾尼使團來華,送給中國皇帝的禮物中,有門輕型銅製的速射炮,據馬戛爾尼自己講,可以每分鐘放二十至三十響。當時後膛炮尚未發明,前裝炮能有如此的發射速度,諒有特製的藥包。馬戛爾尼原以為,當場演放速射炮,中國人看了,必定大驚失色。但是,沒想到,他派人拉出炮來,演放之後,幾位觀看的中國大臣,卻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好像見多了似的。結果讓馬戛爾尼反倒感到無趣,轉而百思不得其解,因為根據他的情報,當時的中國,根本沒有這樣的炮,也沒有可能從跟中國人來往的俄羅斯人那裡得到。沒錯,當年的中國,在火炮的狀況很差,甚至還不如明朝末年,當年進口的紅衣大炮已經不多見了,仿製的火炮,放炮之前得祈禱上蒼,千萬不要炸膛。即使質量靠譜的大炮,放一炮,裝葯也得花費好幾分鐘,放多了,就得歇息好一陣兒,讓過熱的炮膛冷卻下來。自家的火炮這個德行,見了人家一分鐘放20多響的炮,卻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這叫天朝氣派。反正你再怎麼牛,我也不能表現出好奇,免得讓你小看。

同樣的氣派,也體現在乾隆朝的名將福長安身上。這個福長安,是乾隆最寵信的戰將福康安的弟弟。福康安傳說是乾隆的私生子,他的弟弟雖說未必有這層關係,但愛屋及烏,弟憑兄貴,或者是子藉母貴,也因此而位極人臣。好多著名戰役,福長安都掛着總指揮的名頭,因此,戰功赫赫,算是是朝中的名將。馬戛爾尼聽說他是名將,而且是乾隆的寵臣,不懷好意,想拍他的馬屁。打算借他的力,讓他在皇帝面前吹吹風,有利於他此行的使命。因此,馬戛爾尼跟他見面之後,一個勁兒吹噓他是名將,而且是著名的兵學專家。主動提出可不可以讓他的衛隊,為福長安演示一下歐洲最新的火器操法。沒想到,這位福大人卻滿不在乎地說,看也行,不看也行,你們這火器操法,諒也沒有什麼了不起。

主人既然這樣說,馬戛爾尼也只好自認馬屁拍在了馬腿上,就算了吧。其實,當時歐洲的火器操法,就是所謂的火槍方陣。操槍者排成若干排縱隊,前面一排放槍時,後面的就在裝葯填彈,前排放完,退下,後排頂上,接着放,裝葯填彈費時的前裝槍,槍彈由此可以連續而且密集的發射。兩軍對壘,誰的操法熟練,組織良好,誰的勝率就大些。當年的中國軍隊,雖然也有火器鳥銃,但絕無此操法,放槍的時候,東一聲西一聲的,對付沒有火器的游牧人,也許還有點優勢,一旦碰上歐洲軍隊,就不行了。鴉片戰爭,在英國軍隊面前打一仗敗一仗的清朝大兵,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吃了這種火器操法的虧。如果福長安這個名將,能夠謙虛一點,學學人家送上門來的操法,後來的戰爭,還不至於虧吃得那麼大,幾乎是不堪一擊。

比較起來,乾隆皇帝的態度,要比他的臣子好一點。馬戛爾尼的禮物中,有架頗為精密的天文望遠鏡,當時中國人稱之為千里鏡,既可以白天用,也可以夜裡用。望遠鏡早就引進過了,但這樣精密的天文望遠鏡,乾隆還沒見過。急着要試試,但下面的臣子們擺弄不明白。沒轍兒,只好放下架子,請馬戛爾尼派人調試。馬戛爾尼派了一位專家,帶上譯員,當場演示,一一告知調試的程序,升降架如何調整。沒想到受教的清朝官員,卻不懂裝懂,自命內行,指手畫腳,其實笑話百出。英國專家只好忍住笑,耐心地一步一步把他們教會,練熟,免得他們走了之後,到皇帝面前這些人不會調試,反倒說他們送的儀器不好。當然,這些清朝官員也擔心學不明白,會遭致皇帝的譴責,所以,還能聽下去,沒有至始至終裝明公。

天朝的氣派,也就是在皇帝的嚴命之下,才能稍微收斂幾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張鳴的BLO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