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官場 > 正文

「乾親」藏腐敗保護傘 民間習俗變味成權錢交易

從古到今,中國民間一直有着認乾爹乾媽等沒有血緣關係的「乾親」的習俗。然而,近年來,啲人卻以乾親為紐帶,進行感情投資,與受賄人「合夥經商」、「共分利益」,成了腐敗的保護傘。

中國「浙江日報」日前的報道講,很多人走上貪腐之路,背後往往有着「乾兒子」、「乾親家」、「乾女兒」的身影。出於對官員在親屬影響下犯罪的擔心,很多地方紛紛出台了利益迴避機制。以浙江省溫州市為例,2009年溫州市就出台了《溫州市國家工作人員利益衝突迴避暫行辦法》,明確規定從事公務的人員在履行職務時要迴避親屬。

在美國的中國事務網站主編伍凡在接受自由亞洲電台記者採訪時表示,以「認乾親」來互惠互利的現象在中國屢見不鮮,所謂的「迴避暫行辦法」,恐怕更會鼓勵大家認「乾親」,因為「乾親」唔係法律上的親屬關係,有利益衝突也不用迴避。

「乾親乾娘沒有血緣關係,比朋友關係還深一點,但係你不能講這係我的親屬。用這個關係拉攏,規範裏面不包括。一係你以後補充一點,乾爹乾娘也不可以。在不可以當中他又開始找漏洞,你還沒有管到的地方,我先下手為強。這就係為了躲避查到他們相互之間互相保護、互相有利的關係,而這係現在共產黨在規則上或者文件上還沒有規定到要迴避的關係,就係充分利用這樣的關係進行權錢交易、互相保護、互相依賴、互相包庇。」

深圳獨立作家朱建國在接受自由亞洲電台記者電話採訪時表示,向有權勢的人「認乾親」在中國的封建時代就有,這係一種攀龍附鳳、尋找權勢進行政治聯盟,以便達到集體腐敗目的的一種方式。朱建國講,「新中國」建立初期,中國又出現了另外一種「乾親」現象,就係中國的領導人收養烈士遺孤。朱建國講,

「比如講周恩來與李鵬的關係就係養父子的關係。李鵬係烈士的兒子,當然烈士的孩子周恩來把他認了之後,李鵬最後當到總理,能夠進入中央高層,他實際上係靠着養父養母周恩來鄧穎超這層關係才能夠上來的。最後李鵬當總理,大家一直都認為他根本就沒有當總理的能力。」

報道講,嘉興市南湖新區管委會原主任王金明,因受賄近500萬元人民幣被法院以受賄罪判處無期徒刑,以及嵊州市城關鎮黨委原書記吳肖根案因貪污、受賄、挪用公款近400萬元人民幣,被判處有期徒刑20年的案例,都在當地轟動一時,這兩起案件貪污受賄案的行賄者,都係受賄者的「乾親」。朱建國對此表示,認乾親,能使醜陋骯髒的權錢交易成為親戚間的禮尚往來,行賄和受賄者恐怕都會覺得可以混淆視聽,掩人耳目。

「最後在法庭上他可以拿這個關係來減罪,而不能講係行賄受賄,如果講他(她)係我的乾兒子、乾女兒,那麼就有點親戚的往來了。它就係一種保護傘,係為了預防東窗事發以後的減罪的保護傘。認乾爹係為了兩種目的:一種係政治上飛黃騰達和拉幫結派的需要;還有更多的一種就係為了經濟方面的腐敗、生活腐敗尋找保護。」

今年3月中國舉行「人大」、「政協」兩會期間,女模特周蕊發微博上稱其「乾爹」兩會期間抽空為她舉辦生日宴,引發熱議。有網友將周蕊稱為「周美美」, 一時間「乾爹」一詞,紅遍網絡。朱建國講,值得注意的係,在中國所謂的「乾親」關係中,「乾女兒」遠比「乾兒子」要多。

「很多高官為了掩蓋自己的生活腐敗,就把自己的小情婦順便稱作係乾女兒,掩人耳目。現在官場上已經心照不宣,大家心裏都清楚乾女兒係咩貨色,包括前不久紅十字會的事件,很多事件出現了乾女兒,大家都心照不宣,都清楚。認乾親的這種現象的噁心的擴展和蔓延係中共整體腐敗的一個新的特點。」

有關「乾親」藏腐敗保護傘的報道引起中國網友的熱議。有網友講「真爹真媽那就更腐敗了」 ,還有網友講,「這樣的官員到處都係,係絕對的權力導致腐敗的滋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劉詩雨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官場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