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連杰:有權有勢的中國人移民,無權無勢的中國人偷渡,這是一個國家還是監獄?——國家有這樣的嗎?當然是監獄,要不然,為什麼人們不管有錢無錢,總想逃離這個國家——你聽說過美國人偷渡的嗎?!

馮驥才:

美國沒有組織部,所以沒有買官賣官;沒有國土部,所以沒有強拆;沒有鐵道部,所以沒有黃牛倒票;沒有宣傳部,所以記者可以探究真相;沒有文化部,所以文化繁榮;沒有廣電總局,所以能拍出大片。


 

白岩松:

中國與世界脫節最大的是普世價值,中國與世界其它國家沒有共同的價值觀,所以得不到朋友。


 

王朔:

敬畏自己的人民,把他們當財富而不是負擔,是國家最起碼的道德。 我們總把人口多、素質差當成落後的理由,這完全是顛倒黑白。沒有十三億人能有揚名世界的中國製造?能有全球最大的消費市場、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一個國家嫌棄、不尊重自己的人民,卻要人民天天歌唱它,沒見過那麼不要臉的。


 

慕容雪村:

能買光全世界的飛機,卻買不起一輛校車;能把衛星送入太空, 卻造不好一座小橋;能給別國花上數億,卻不肯多幾所小學;一年能吃掉幾十艘航母, 卻要逼着孩子捐出午飯錢。真是量中華之物力,結老爺之歡心,聚十三億之艱難,供數人之享樂,無話可說,只能感謝國家,強作歡顏。幸甚至哉,伏惟尚饗。

數百萬正規軍,數百萬武警,數百萬民兵預備役,數百萬公安, 數百萬城管拆遷對,三萬億外匯儲備,外加數不清的坦克大炮核彈頭,武功之高,當世罕見,卻怕菜刀,怕上訪,怕蠟燭,怕聽真話,怕風怕雨, 怕花花草草,怕書 生,怕盲人,怕老太太,見什麼怕什麼,所謂「江湖越老,膽子越小」,為之長嘆。



 


 

崔永元:

記得小時候書本上總說,「中國用世界7%的耕地養活了22%的人口」,可是它沒有告訴我們,這22%的人口樣養了世界60%的公務員;這22%的人口的教育經費只佔世界的3%,這22%的人口的財富97%集中在1%的人手裡;這22%的人口中的90%吃着全世界最毒的食物,繳納着最高的稅,幹着最臟最累的活。


 

胡適:

爭你自己的自由就是爭國家的自由,爭你自己的權利就是爭國家的權利。 因為自由平等的國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來的。


 

孟德斯鳩:

在專制國家裡,人的命運和畜生一樣,就是本能、服從和懲罰。

索爾仁尼琴:

在這個世界上,最令人悲哀的莫過於一個民族的文學生命被暴力所摧殘。它不單是禁止輿論自由,而是強制性的桎梏一個民族的心靈,並根除其記憶。在這種情況下,整個民族就如同行屍走肉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