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王羲之為什麼要在父母墳頭誓言辭官?

王羲之

王羲之為東晉書法家,被後人譽為「書聖」,其書法堪稱一絕。他因博覽群書,才華出眾,被朝廷任命為刺史、右軍將軍(被稱王右軍)等。王羲之的為人,就如其書法一樣,恣肆奔放,不藏鋒芒。特別耐人尋味的是,王羲之在不願同流合污的境況下,奔到父母墳頭髮表了一篇辭官宣言《誓墓文》,發出不再苟進的誓言:「止足之分,定之於今」,「至今之後,敢渝此心,貪冒苟進,是有無尊之心而不子也。子而不子,天地所不覆載,名教所不得容。信誓之誠,有如曒日!」從此,王羲之掛冠而去,告別官場。

王羲之的辭官一舉至少表明,在王羲之眼裡,為官只是一種平常的活法;而到父母墓地辭官,則表明他辭官的異常慎重和嚴肅之意。在一般人看來,辭官而去,與墓中的父母有何掛礙?何必誓墓、驚擾地下安息的魂靈?而深諳道法的王羲之偏偏以這種非同尋常之舉,了結了他並不稱意的宦緣。

史料顯示,王羲之生於「簪纓之族」,深得先輩業績和名門望族之蔭庇,加上其才能超群,故性情率真,敢說敢做敢當。王羲之為官淡泊名利,愛民如子,到任會稽郡守時,正值當地遭受嚴重旱災,他先開倉賑饑,救助百姓,然後詳列災情稟報,多次上書皇帝要求減免賦役,為民請命。雖身為地方官,但對國家弊端和涉及百姓之大事,每每直言進諫,因此而觸怒權貴。他毅然辭官不做,決不與黑暗勢力同流合污,虔敬地對九泉之下的父母發表慎重的誓言:如果以後再次為官,就不是你們的兒子,天理難容。光天化日可以作證!

王羲之虔心信道、修道,以純正之心感受天地造化的自然萬物,探索宇宙的深奧精微,並將這種感悟印證到書藝上,他在《書斷》中說:「千變萬化,得之神功,自非造化發靈,豈能登峰造極」;在《蘭亭》詩中說:「大哉造化工,萬殊莫不均」。

據史書記載,有一次王羲之來到了神奇秀麗的天台山,山光勝景使其書法也得到潤色。一天夜裡,王羲之在燈下練字,白紙寫得鋪滿房屋。夜深了,他還逐字細看琢磨,對自己所書之字還是不甚滿意,實在練得太疲倦了,握着毛筆伏在案上。忽然,一陣清風過處,一朵白雲飄然而至,雲朵上有位鶴髮銀髯的老人,笑呵呵的對他說:「你的字寫的不錯呀!」王羲之說:「哪裡哪裡!筆力不足,請老丈多多指教。」王羲之一邊讓坐,一邊謙虛地回答。老人提筆寫了一個「永」字,說:「我看你志堅心誠學寫字,讓你領悟一個筆訣。把這個『永』字寫好,書法的真功夫就在其中。」老人給他一筆一筆講解了筆劃和框架結構,並告訴他寫字要凈心,要永遠保持高潔的心境。王羲之頓覺心明眼亮,連連拜謝先生教誨之恩,再看時老人已飄然離去。王羲之急忙問道:「先生家所居何處?」只聽空中隱約傳來「卿的書法感動我,我乃天台白雲……」。王羲之從此練字更加勤奮,就住在山中岩洞里靜心抄寫道經。

王羲之書品亦如人品,李白曾稱讚說:「右軍本清真,瀟洒出風塵……掃素寫道經,筆精妙入神。」(《王右軍》);唐太宗極度推尊王羲之,不僅廣為收羅王書,而且親自為《晉書•王羲之傳》撰讚辭《王羲之傳論》,不僅評價王羲之書法「盡善盡美」,倡導天下習其字體,尤其隸書,而且稱其性格「以骨鯁稱」。王羲之以他的為官和書法之道驗證了「作字先做人,心正則筆正」的古訓,他身處亂世,能夠堅守信仰和節操,彰顯出古代仕人之正氣和風骨。

王羲之在離亂中全身而退,得益於他的道教信仰;他的書法藝術之所以能達到「登峰造極」的高度,亦與他崇道信道,書、道合一密切相關。他觸悟山水之美、宇宙之玄和人生之真諦,他以一個聖者式的超脫,裝點了他優雅高潔的人生,他到父母墓地發表辭官宣言《誓墓文》等的傳奇故事與他的書法藝術一樣流芳千古。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于飛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