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只有丹心照後人 前岳家軍部將的回憶

歷史上,讓西方文明聞聲色變的蒙古鐵騎面對噎衰亡的金兵仍打得相當吃力,而岳飛的岳家軍面對全盛時期的金兵仍時時以少勝多,其首領金兀朮留下「撼山易,撼岳家軍難」的千古名言。在岳飛遇害後,宋高宗將大部分岳家軍的戰史毀去,留下來的只有為數不多的片段紀錄,本系列三篇係藉由一個前岳家軍部將的回憶重現那段歷史, 其中人物對話部分係以現代語法描述,便於閱讀。

金庸《射鵰英雄傳》曾有這樣一段描述:成吉思汗在完成霸業後聽郭靖提起岳飛抗金事迹的往事,慨然嘆道:恨不得早生百年與這位英雄交手!雖然係小講情節,但也講明了這支中國最強軍隊的超強戰力。在史實中讓西方文明聞聲色變的蒙古鐵騎面對噎衰亡的金兵仍打得相當吃力,而岳飛的岳家軍面對全盛時期的金兵則每次以少勝多,讓金兵首領金兀朮留下「撼山易,撼岳家軍難」的千古名言。

岳家軍之所以為最強戰力尚有以下幾點作為例證:

1.岳家軍從成立到解散,10年間歷經百戰未嘗敗績,並時時以少勝多,以寡擊眾。
2.岳家軍征戰10年,收復之失地遍達現今大陸之17省,幾乎等同南宋半壁江山。此戰績在歷史上只有秦軍、漢軍、唐軍、蒙古軍可以比擬,而前四者握有一切行政資源,岳家軍時時孤軍奮戰,常常打到一半便班師回朝。
3.岳家軍處於積弱不振的南宋,在此環境能有如此強大的戰力及紀律係史上唯一之例。

在岳飛遇害後,宋高宗將大部分岳家軍的戰史毀去,留下來的只有為數不多的片段紀錄,本系列係藉由一個前岳家軍部將的回憶重現那段歷史,其中人物對話部分係以現代語法描述,便於閱讀。

岳家軍形成

建炎三年,金兵攻下建康,宋高宗出逃,宋軍紀律蕩然,紛紛佔地為王四處劫掠,成了「官匪」,百姓惶惶不可終日,苦不堪言。

此時岳飛率着岳家軍殘部於廣德境內維持秩序,安撫百姓,重建家園。而金兵仍持續南下,11月已兵臨烏江,但握有勤王重兵的右丞相杜充不願出戰,岳飛因此拜見杜充請其出戰未果。不久杜充降敵,宋室幾近危亡。

此時岳飛堅持效忠宋室收編杜充舊部。而各地散兵游勇也因岳飛之英名紛紛主動來歸,儼然形成一股中興力量。

一日岳飛之義兄王貴及昔日長官張所之子張憲率眾來歸,岳飛喜出望外設宴款待,席上王貴曰:義弟勇冠三軍,但一直寄人籬下,有志難伸,如今正係展翅高飛之時,何不建一支岳家軍!!

岳飛回曰:義兄所言甚係,過去太祖為防軍人專權立下「將不專兵」之制而使軍中無法知己知彼,所以宋軍一直打敗仗,此危急存亡之機我當以親兵、親將、賞罰分明,嚴肅軍紀以保護百姓,以復興宗室為依歸當可無敵於天下。而後岳飛將所屬杜充舊部及各地的散兵游勇數千人為基礎,以復興宗室為號召建立了岳家軍。

十二月金兵攻陷杭州,高宗海上流亡,宋朝名將張俊、韓世忠一路敗退,岳飛率岳家軍於江蘇、浙江、安徽一帶六戰六捷,俘敵將四十餘人,宋高宗任岳飛為御史下都統制,從此開始了岳家軍的傳奇。

岳家軍此時兵駐廣德,由於這地方相當的窮,士兵們的伙食往往只有野菜煮稀飯,岳飛雖官拜統制,但都與士兵們一起飲食同甘共苦,他明白:越係艱苦的環境越要重視紀律!所以除了軍法外他更訂出了「凍死不拆屋、餓死不擄掠」的規定,只要「擾民」必定死罪論處。

曾有一名士兵因為沒顧好馬,讓馬吃了民眾的農作物而被問斬,行軍宿營時有民眾招待士官兵入住,卻無人敢擾民。

如此嚴厲的軍紀在當時可謂空前,因自宋朝建立以來軍紀敗壞的問題已係常態,就連名將宗澤、韓世忠也莫可奈何!

軍紀雖嚴,但岳飛對於士官兵的照顧也係無微不至,只要有人生病,岳飛必定親自調葯醫治,只要有將士奉命出征,他必定讓自己的妻子慰問其眷屬,只要有將士陣亡,必定代為養育子女,甚至讓自己的兒子娶其孤女,只要上級有賞賜必定全數給予部下,不藏私。

這期間岳飛揾到了在戰亂中失散的母親與二位兒子,此時母親已年老體弱,視母至孝的岳飛更係每日親奉湯藥不間斷。

不久即將過年,這期間岳飛因忙於部隊的吃飯問題而日漸消瘦,岳母看了於心不忍,於是殺了家中唯一的一隻雞煮湯給岳飛喝,岳飛跪下接過這碗湯講:「母親疼惜兒,兒不敢不從,然而身為統帥實不能獨享這碗雞湯,願母親諒解!」

講完便把雞湯帶回軍營,找來各部將商量要如何將這碗雞湯分與全體將士食用,在眾人傷腦筋時,傳令回報:「一位農夫來軍營告狀!」

問其原由得知:任職甲長的叔父岳平因為弟兄吃不飽,所以找農戶買豬,但因價錢問題發生口角,憤而將豬搶走。

岳飛得知後承諾當以軍法論處,當下將豬還予農夫並親自道歉。接着就命人將岳平問斬,此時義兄王貴前來求情,岳飛不許,堅持執法。

在刑場上岳飛端着雞湯至岳平面前跪下講:「叔父請諒解侄兒不得不軍法論處,此雞湯乃係母親為侄兒所做,苦於無法分與全軍,只能作為叔父的餞別,叔父去後,侄兒定當照顧叔父一家老小。」接着在岳平喝完雞湯後行刑。完畢後便在刑場邊獨自流淚,後來岳飛變賣了自己的財產讓士官兵們過了一個好年。

建炎四年正月流寇郭吉率部圍攻宜興,縣令因聞岳家軍威名,因之寫信求援,表示宜興糧食充足可供岳家軍所需,岳飛聞之大喜,即刻率岳家軍前往,繼續岳家軍的傳奇。

流寇郭吉久聞岳家軍大名,聽聞岳家軍來攻便立即率眾而逃,岳飛命王貴、傅慶率2千兵力追擊,大敗郭吉於洞庭湖,收編了他的部隊。

隨後岳家軍兵駐宜興於周邊收服群盜,不滿1個月宜興已太平無事,人人皆曰:「父母生我也易;公之保我也難!」隨後為岳飛蓋了生祠。

隨後岳家軍征伐常州,四戰四捷生擒金將孛堇等11人,此後金兵憚其威名稱岳飛為岳爺爺,岳家軍為岳爺爺軍。

常州的官員、百姓得知岳家軍兵駐宜興後也紛紛放棄家園前來投奔,岳家軍人數達到萬人。當時宋朝軍人地位低落、風紀敗壞,擾民、逃兵層出不窮,為防止逃兵投軍還要被烙上如罪犯般的字,軍人在社會上的地位甚至如盜匪、乞丐,然而岳家軍如同鶴立雞群,參軍如同光榮的象徵,岳家軍行軍之路當地百姓必定行禮、膜拜。

金兵喪膽

轉到金兵這兒,自金國總帥金兀朮攻下建康後便一路追着宋高宗打,建炎四年3月於黃天盪與韓世忠大戰48日不分勝敗,兀朮恐宋軍增援遂改道返回建康。

岳飛聞之立即率岳家軍前往迎擊,設伏於牛頭山待敵。夜裡命八百名熟金語士兵於黑夜着黑衣潛入金兵大營。成功後見人就殺,金兵大驚,一時大亂,自相殘殺損失慘重。

隔日岳飛親率2千餘人直逼金兵大營,張憲、王貴領騎兵由側翼進攻,金兀朮自恃人多勢眾,不料岳家軍勢如破竹,金兵一觸即潰,兀朮大驚,立即逃回城內不敢再戰。

岳家軍因此於城外要道紮營,斷絕金兵的後援。數日後金將達懶攻下禁州,派兵前來接應,金兀朮聞之大喜立即率軍北上,為泄岳家軍襲擊之憤;於臨行前派兵於城內大肆燒殺。

岳飛聞訊即率岳家軍追擊,除以一部分於城內救助傷者外,另一部分於龍灣鎮大破金兵殘部,金兵橫屍江邊十餘里,兀朮敗逃至淮西。此役岳家軍以2千餘人擊潰金兵10餘萬,為宋朝以來未有之勝仗,岳家軍因此名聞天下。

岳飛勤聖報國之心 天地知之 知我者知之

之後岳飛班師宜興,並於途中收服叛將戚方,此時岳飛即將北上抗敵,之景,有感而發留下詩一首:

近中原板蕩,金賊長驅如入無人之境;將帥無能,不及長城之壯。余發憤河朔,起自相台,總發從軍,小大曆二百餘戰。雖未及遠涉夷荒,討盪巢穴,亦且快國讎之萬一。建康之城,一舉而復,賊擁入江,倉皇宵遁,所恨不能匹馬不回耳。

今且休兵養卒,蓄銳待敵。如或朝廷見念,賜予器甲,使之完備;頒降功賞,使人蒙恩。即當深入虜庭,縛賊主,蹀血馬前,盡屠夷種,迎二聖,復還京師;取故地,再上版籍。他時過此,勒功金石,豈不快哉!此心一發,天地知之,知我者知之。

在岳家軍取得勝利後,岳飛因戰功升任武功大夫、昌、通、泰3州的防禦使,但岳飛堅持要在前線抗擊金兵而上奏辭謝。然而朝廷一直不作表示,到了十月,秦檜歸國於朝廷內大肆鼓吹「主和」,岳飛的壯志更難伸張,只得前往赴任。途中金國將領達懶圍攻楚州,岳飛出兵救援3戰3捷,並俘虜70餘名金兵將領,然朝廷不願派兵協助,高宗又令岳飛不可冒進,於是岳飛只得無奈班師,屯兵江陰。

在屯兵期間,岳飛之子岳雲正想加入岳家軍報國,但岳飛以年幼為由不許,一日岳雲與幾位家將出遊打獵遇上金兵小隊,結果岳雲用計擊敗了500餘金兵,充分顯示其領導才能,於是岳飛便讓他加入張憲部隊當一名軍士。

一日岳雲披着重甲練習騎術,不慎跑太快而摔下來,岳飛看見便想以軍法問斬,因張憲、王貴等眾將苦求,才以四十軍棍責罰。岳飛對岳雲相當嚴苛,在岳家軍中一向賞罰分明,但岳飛卻對岳雲的戰功都壓下不上報,日後多次拒絕朝廷為岳雲加官,初始有不少將士都認為岳飛過於嚴苛,而當岳雲以未滿20歲之齡任背嵬軍指揮官,並親率500精兵破50萬金兵,創下戰史上最懸殊勝利時,大家才明白岳飛的苦心。

岳家軍之所以如此強大我諗係因為高度的紀律!岳飛的治軍之道有6點:「重搜選、謹訓習、公賞罰、明號令、嚴紀律、同甘苦」,彷彿就係修煉中的戒律,岳飛將承傳自武術大師周侗的武術、心法傳與每一位岳家軍將士。有拳、劍、槍……等。以岳家拳為例,要求每位練習者要節慾、靜氣凝神、謹遵宗法、效命沙場。

岳飛曾講:「陣而後戰,兵法之常。運用之妙,存乎一心。」在岳家軍出征前,岳飛總係要先與每位士官兵交心,以民族大義、盡忠報國來教導部屬,使之能達成一心。

岳家軍彷彿就係1個修煉團體,如同電影斯巴達戰士兩個人的密切無間的合作,其力量不單係1+1=2,而係等比級數的放大。一群心氣相連、配合無間的士兵所形成的戰鬥力更係難以估計。

後世的人對於岳家軍「凍死不拆屋、餓死不擄掠」的紀律不太理解,認為犯到侵害人民的罪要問斬太過嚴苛,但對於當時的岳家軍而言,這就好比在正法門修煉犯了色戒就要逐出師門一般,這係絕對的戒律。

即使朝廷無能腐敗、和戰無定,造成部分官兵對為何而戰充滿疑惑,但在岳飛帶領下幾乎所有的岳家軍將士都上下一心,我們都清楚的感受到岳飛對母親「盡忠報國」的誓約,對前長官宗澤渡河破敵的誓約。

西元1331年高宗改國號為紹興,岳飛授命討伐流寇李成,繼續創造岳家軍的傳奇。

紹興元年正月,岳飛奉命與張俊一同討伐流寇李成、張用……等人,岳飛自任先鋒首先在朱家山一地擊敗劈馬進部隊,並收服其部2萬餘人,隨後與李成主力於樓子庄遭遇展開激戰,然李成軍一觸即潰,所屬盡遭俘虜,隨後李成北逃投靠偽齊。

豫、鄂邊境至此只剩張用一人,張用曾係岳家軍的手下敗將,一見李成已破便接受岳飛的勸降,自此江淮秩序已復,岳飛因功升任親衛大夫,留任洪洲準備繼續討伐流寇曾成。

岳飛不計殺弟之仇 大義招降「萬人敵」

曹成兵力有7萬之眾,並有一員大將楊再興,稱「萬人敵」,起兵以來未逢敵手。

岳飛率岳家軍主力於莫邪關大敗曹成,並生擒之,但所屬第5路軍前鋒韓順夫遭楊再興軍奮勇抵抗,不幸陣亡。岳飛命張憲、王經、及胞弟岳翻齊攻楊再興部隊,雙方血戰竟日,勝負未分,楊再興以1敵3絲毫不畏懼,岳翻更被他挑翻馬下,當場陣亡,然久戰之下,漸感不支,遂率眾而逃。

岳家軍在楊再興後方追趕7日始追及,楊再興見逃脫無望遂躍入一深澗,最後束手就擒,楊再興被捕後押解至軍營,岳飛見狀親自為他鬆綁,曰:你我同鄉、久聞楊兄好漢、只要你願歸順朝廷,保家衛國,我決不為難。岳飛不計殺弟之仇的大義之舉感動了楊再興,楊再興當場下跪與岳飛立下保疆衛國的誓約,岳家軍經此役後兵力增至2萬餘人,更加強大。

官壓民反流寇生 為無辜堅請命 人感其德繪像祠之

隨後岳飛連續平定諸路流寇虔吉、張成,又於紹興三年奉命追討虔州的流寇,但發現敵軍幾乎全為農民,仔細調查後才得知這些人係受不了官兵的欺壓才奮而抵抗,他們只與官兵交手並受到當地百姓的支持,但聖命難違,岳飛惟有令岳家軍盡量別殺死人、以活捉為優先,另一方面再親自講服為首者,不到月余已完全平定虔州。在岳飛上奏朝廷之後,高宗旨令岳飛屠城,而這僅係因為太后出遊路過虔州遭暴民吆喝,受到驚嚇而一病不起。

於是岳飛上書請求誅首惡,而赦其隨從。而高宗不許,岳飛再次上書,講述民為邦本之道,請求勿濫殺無辜;然高宗再次要求岳飛奉指行事!最後岳飛再次上書直言皇上因小怨濫殺無辜。

最後岳飛的堅持勝利,高宗只能從其所願,日後當地「人感其德,繪像祠之」,但岳家軍經此戰後,對於南宋政治的混亂,部分將士對朝廷不滿之心漸起,岳家軍的信念係保衛人民,但造成人民痛苦的源頭除了金兵外尚有橫徵暴斂的貪官及苟安的南宋朝廷,但慶幸的係仍有岳飛作為岳家軍的精神象徵,所以岳家軍依舊強大,但舊勢力的黑手也正一步步的向岳飛及岳家軍襲來。

紹興四年九月,宋高宗為消除虔州的不愉快,因而召見岳飛、岳雲父子,這次係岳飛與高宗第二次相見。

前次岳飛年方24歲,為宗澤部屬,高宗為兵馬大元帥,當時金兵圍困東京,眾將均畏敵不敢戰,岳飛以1人之力帶隊護送渡河使之免受金兵俘虜,距上次見面已歷九年,高宗除了敘舊外並欽賜金線戰袍、弓箭……等武具及「精忠報國」錦旗與岳飛父子,岳飛跪下接旗曰:皇恩浩蕩、臣粉身碎骨也難報!!高宗喜之,終於得到了岳飛的心。

南宋朝臣直把杭州當汴州 岳家將士上下一心興中原

此時的杭州已相當繁榮,朝中大臣幾乎人人每日上酒樓尋歡作樂,直把杭州當汴州。高宗命隨侍陪同岳飛至酒樓,另一方面賜銀2千兩予岳家軍將士,藉此消磨其戰志。

岳飛原本不太願意,但君命難違只得應付了事,然幾日後便上奏回軍,領導者如此,岳家軍將士亦然,無人沉溺杭州的繁華。

紹興四年冬,偽齊攻取荊襄六郡,切斷南宋東西交通,岳飛立即上奏收復之,
高宗考量許久始答應岳家軍在不收復汴京的情況下出兵。

5月岳飛於鄂州渡江,沿路百姓夾道歡迎、焚香膜拜,岳家軍此時已成了南宋百姓的精神所在!之後岳家軍一路勢如破竹,首先兵進郢州擊敗勇將荊超,後兵分二路,張憲、岳雲攻隨州,岳飛直取襄陽。

岳雲勇冠三軍,率先登城!襄陽守將李成曾為岳飛手下敗將,十萬大軍一觸即潰,隨州守將王嵩見狀堅守不出,張憲和徐慶連攻數日不果,牛皋自告奮勇,只帶3日口糧領兵出征,岳飛許之。

牛皋受令後立即易幟換裝,偽作援軍騙得入城,不滿3日便拿下隨州。之後岳家軍兵分3路連戰連捷,未滿3月即收復荊襄六郡。

岳飛此時本想趁勝收復豫西,但高宗下旨令岳家軍班師,同時令各州不得供給軍糧斷其後援,岳飛無奈,只能收兵回鄂州,行軍過黃鶴樓,便與眾將士登樓而上。

鐵騎滿郊畿風塵惡 誓約志墓潸然淚

岳飛見滾滾長江,不禁潸然淚下!

聽到我喊了:「主帥!」他淡淡的講:「我怕無法信守跟宗澤的誓約!」、「當年東京留守宗澤原本手握百萬兵馬,然朝廷苟安無法北伐收復河山,臨終時猶喊『過河!過河!過河!』我當年誓言要繼承遺志,如今…。」

沉默了許久,我望着岳飛的臉龐,誓約二字在腦海飄蕩。

「回軍吧!」一句話打斷了思緒!

在此地,岳飛留下了一首詩:

遙望中原,荒煙外、許多城郭。想當年、花遮柳護,鳳樓龍閣。萬歲山前珠翠繞,蓬壺殿里笙歌作。到而今、鐵騎滿郊畿,風塵惡。
  
兵安在,膏鋒鍔。民安在,填溝壑。嘆江山如故,千村寥落。保日請纓提銳旅,一鞭直渡清河洛。卻歸來、再續漢陽游,騎黃鶴。

皇命難違智討流寇 慈悲草民圍而不殲

紹興5年初高宗賞銀絹2千匹予岳飛,並命討伐流寇楊么,楊么手握民兵近廿萬,雄踞洞庭湖十餘年,南宋朝廷莫可奈何。

但楊么軍如同虔州流寇,係官逼民反的典型,岳飛本不願意,但皇命難違只能出兵,岳飛開始以召安方式對楊么所屬提出:降者授官、不願從軍者任其歸鄉並授田、免賦5年…等條件,因岳家軍向來以信義著稱,經勸講後楊么所部已投降大半。

隨後岳飛施以奇計,運用大量腐木、竹、水草堵住楊么水寨,又命將士擂鼓吶喊,假作攻勢,楊么見狀率水軍出擊,不料船隻擱淺動彈不得,岳家軍趁勢乘牛皮筏進攻,並引巨木衝撞楊么戰船,以圍而不殲的方式擊敗楊么大軍,隨後攻打楊么陸地營寨,並率先沖入敵營,「余酋驚曰:『何神也!』俱降。」。僅8天就完成宋軍歷10年無法完成之事。

楊么平定後南宋幾無流寇,可專心抗金,楊么平後岳家軍兵力增至十萬,分十二軍,其中以背嵬軍為最強戰力,人人皆可以一敵百,岳雲任指揮官,準備進行第二次北伐。(河北人稱酒壺為嵬,大將之酒必為親信所背,所以背嵬軍類似親衛隊。)

母親病危 復立誓言興中原 北伐未成 憑欄長嘯滿江紅

在北伐前,岳飛家中傳來了消息:母親病危!

岳飛母親此時已七十高齡,再加上連年戰禍飽受折磨而卧病在床,岳飛返家後知母親噎來日無多,在病床前再次與母親立下「復興中原、迎回二帝」的誓言,後岳母安然辭世。

岳母喪後岳飛因悲傷過度而眼疾複發,難以領兵,所以請求守喪,但因國事艱難而不允,只能帶孝回軍。

紹興6年7月岳家軍第二次北伐,牛皋、楊再興一馬當先,1個月即收服長水縣並偽齊鎮汝軍,兵進蔡州。

蔡州守將李成一見岳家軍前來便避戰不出,岳飛以奇計佯敗而退,李成中計率兵來攻,於牛蹄澗遭岳家軍伏擊,全軍覆沒。

岳家軍正準備兵進洛陽,但後援不濟,朝廷又不肯支持,第二次北伐遂無疾而終只能率部駐防江州。

此時秋雨綿綿、岳飛於府中感嘆北伐大業未成,留下一闕《滿江紅》:

怒髮衝冠,憑欄處,瀟瀟雨歇。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
卅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莫等閑、白了少年頭,空悲切。
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
壯志飢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

良駒對劣馬

紹興6年9月偽齊劉豫以七十萬大軍進攻淮南,岳飛目疾初愈便上書要求北伐,然高宗下令只准出兵襄陽、鄧州,不可北進。

此時偽齊軍企圖侵略唐州,岳家軍立即率軍前往,偽齊軍一接戰即潰逃,並令後續部隊潛伏於蔡州等待岳家軍前來圍殲之,但岳家軍之強超乎想像,偽齊軍反於牛蹄一地遭岳家軍全數殲滅。

岳飛想趁勝利之威北進中原,但高宗又下令制止,並邀岳飛入宮覲見,第三次北伐又功敗垂成,此時岳家軍內部已對朝廷和戰不停之政策極為不滿,統制寇成甚至私自手刃偽齊五百名戰俘以泄憤,違抗不殺偽軍俘虜的軍令,岳飛見狀只得暫留軍中安撫。

紹興7年2月岳飛入宮覲見,高宗問:卿何故遲來,岳飛答曰:路途遠且馬不良,因而耽誤行程,高宗又問:卿得良馬否?

岳飛對曰:「臣有二馬,日啖芻豆數斗,飲泉一斛,然非精潔即不受﹔介而馳,初不甚急,比行百里,始奮迅,自午自酉,猶可兩百里,褫鞍甲而不息不汗,若無事然。此其受大而不苟取,力裕而不求逞,致遠之材也。不幸相繼以死。今所乘者,日不過數升,而秣不擇粟,飲不擇泉,攬轡未安,踴躍疾驅,甫百里,力竭汗喘,殆欲斃然。此其寡取易盈,好逞易窮,駑鈍之材也。」

暗喻高宗將才之難得,一方面也隱約的透露出:不知岳家軍在面對朝廷和戰不定、苟安的心態下可以忍受多久。

但高宗只係表面認同,並未做出真正的改變,之後岳飛繼續回軍練兵等待時機。

擊敗金兵最後一次機會 大破金兀朮「拐子馬」「鐵浮圖」陣

紹興10年5月金兀朮政變奪權,撕毀與南宋的和約親率數十萬大軍進犯順昌,高宗命岳飛前往救援,但岳飛明白這係擊敗金兵的最後一次機會!

因此先命梁興聯絡敵後義軍,約在大軍渡河後響應,隨後命王貴、張憲、楊再興等猛將兵分各路退敵,自己作鎮郾城以誘敵來攻,金兀朮得知岳飛兵少便親率一萬五千名精兵突襲郾城。

岳飛派岳雲及八百背嵬軍精銳出陣,臨行前曰:「必勝而後返,如不用命,吾先斬汝矣!」

金兀朮所率這批精兵配合拐子馬、鐵浮圖原本馳騁塞外、數十場戰役未逢敵手
,但遇上岳雲親率這八百背嵬軍精銳便一戰即敗,這八百精兵在金兵陣中如入無人之境。金兵莫講擊殺背嵬軍、甚至連邊也碰不着。

金兀朮見勢已知悉一般部隊絕非岳家軍對手,因此命拐子馬、「鐵浮圖」投入戰局。「鐵浮圖」係用繩索將三匹馬綁在一起,馬再賦以鐵甲只露兩眼、其衝鋒之勢強大不可擋,而「拐子馬」與「鐵浮圖」類似,僅綁二匹馬,機動性較強,僅作為「鐵浮圖」之輔助,此二者縱橫塞外數十年未逢敵手。

金兀朮得意的命這二支部隊投入戰局,想藉此擊敗岳家軍,岳飛見勢令士兵手持麻扎刀、大斧、提刀三樣武器,入陣後上砍敵人、下砍馬足。因為「拐子馬」相連貫,一隻馬腳斷就行動不便,二隻馬腳斷就完全廢了,之後投入騎兵繞至拐子馬的側背攻擊,果然,金軍驚慌大亂潰敗而逃。

此戰金兀朮的精銳親兵和拐子馬遭到毀滅性打擊,金兀朮悲痛不已,大嘆:「自海上起兵,皆以此勝,今已矣!」楊再興見機單騎突入敵陣欲生擒金兀朮,但金兀朮早已逃之夭夭。

楊再興義勇干雲萬箭穿身不倒 背嵬軍輕騎二百餘大敗金十萬兵馬

金兀朮敗走後仍不死心,便增兵於五里店。岳飛部將王剛出陣連斬金兵數員大將,金兵軍心大潰,岳飛見狀立即趁勝追擊,金兵大敗潰逃,岳家軍贏得了郾城之役的勝利。

金兀朮連續二敗,心有不甘,於是傾盡全國之力調集各路兵馬準備於潁昌府與岳家軍決戰。

一日岳飛接獲探子信息:金兀朮增兵二百萬進犯穎昌!岳飛聞之詫異,因此命
楊再興率背嵬軍輕騎約200餘人前往偵察敵情,行進百里後終於發現鋪天蓋地的金兵,楊再興評估先頭部隊約為12萬,但見金兀朮也在其中,楊再興想:上次沒抓着主帥,這次定要立下大功,於是令兩名士兵回報軍情,自己率隊向金兀朮衝去,這一騎人馬如猛虎落山,金兵十萬人馬亂作一團還沒意會過來便已遭砍殺。

金兵將領見楊再興朝金兀朮奔來便召集眾將官將楊再興團團包圍,然而楊再興豪情干雲絲毫不懼,就這樣半天過去,百餘將領與萬餘士兵已成這隊岳家軍的槍下亡魂。這情景讓戎馬半生的金兀朮嚇得肝膽俱裂,於是他急忙下令弓箭手不分敵我萬箭齊發。

楊再興毫無懼色,身上中箭就隨手摺斷箭桿,繼續衝殺,這時身邊的將士幾乎陣亡殆盡,楊再興一股意念支撐着,隨後見兀朮在小商河旁只有一箭之遙,遂策馬向前躍去,但不幸,連人帶馬都跌落陷入泥水中。

楊再興回頭望了一眼,噎孤身一人了,所有將士已全部陣亡!大叫一聲:岳元帥,末將不能再追隨您保疆衛國了!心中升起無限惆悵,流下兩行血淚氣絕而亡,立於河中不倒。金兵此時回過神兒來,但係依然無人敢於靠近,再次萬箭齊發,人馬被射成了刺蝟。

這時岳飛連夜派岳雲率五千精兵搶回了楊再興將軍的屍首,焚化後光係箭頭就裝了兩斛,軍中將士無不動容落淚!

「撼山易,撼岳家軍難!」 岳雲繼再興遺志 以五百人破五十萬金兵

岳雲見狀,在楊再興的身邊立志繼承保疆衛國的誓約。

楊再興捐軀後,岳雲及背嵬軍更係武勇異常,潁昌之戰岳雲率領八百名背嵬軍,和金軍12萬主力血戰毫不畏懼,可謂「人為血人,馬為血馬」,並於此役擊殺兀朮婿夏金吾…等近百餘名敵將,戰畢後得知金兵後續增援共計50萬大軍已到朱仙鎮。

岳雲請求岳飛讓他以背嵬軍最精銳之500人前往破敵以達成與楊再興的誓約,岳飛見子心意姻便答應了他的請求。

一路上岳雲只感覺這500岳家軍已形成了一個整體,彼此具有一樣的信念一樣的誓約,戰鬥力無比的強大,之後攻入了金兵大營,金兀朮見之立即命眾將包圍,然無人近得了身,弓箭手沒來得及放箭就被斬殺,這500人均將岳家武術煉至頂峰,作戰中不需發號施令,這500岳家軍在戰中似乎以意念溝通着,只見金兵一層一層連連潰敗,最後無人敢再戰,紛紛棄甲而逃。

金兀朮再次敗逃,曰:岳少保以500破我50萬「撼山易,撼岳家軍難!」,他清楚地認知到:「只要岳飛在的一天、只要岳家軍在的一天金兵休想進犯南宋。」

岳家軍此役以500破50萬,創下戰史上最懸殊之勝利,岳飛隨後兵駐朱仙鎮,梁興回報:河東30餘州縣民兵正準備迎接元帥渡河,此時各地的百姓與將士們一同歡欣鼓舞,他們看到了遠在45里外東京的燈火,看到了父老鄉親,復國的一刻終於來到!!

岳飛看着遠方大地,想着宗澤臨終前3次渡河的遺憾,如今終於要完成了。

十二道朝廷班師金牌急遞 十年復興之力廢於一旦

這時衛兵報告:「有朝廷金牌急遞!」,岳飛下跪接旨,只見四個大字「即刻班師」岳飛簡直不敢置信曰:「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此刻為北伐最後機會,我絕不撤兵,言罷立即奏述高宗。

但奏述發還不久接着收到第二道、第三道…一連十二道金牌,岳飛找眾將商議,不料此消息已傳遍全軍,一時群眾嘩然,有的拔劍砍地,有的放聲大哭。

眾將此時紛紛提議:何不直搗黃龍、再看定奪!!
隨後參議來報:宋軍均已撤退,我軍已形成孤軍。
又報:軍糧已奉召停運,我軍糧食只余半月份。
又報:金兵此時已成守勢狀態目前正整頓城防中。

岳飛與眾將士感嘆:莫非係天意!! 隨後曰:「十年之力,廢於一旦。」

沒多久不單全軍都知道了這消息,此地百姓聞訊攔在岳飛的馬前,哭訴擔心金兵報復,岳飛含淚取詔書出示眾人講:「吾不得擅留」此時天空突然下起傾盆大雨。

我等見着岳元帥嚎啕大哭、一時所有的軍民都一同哭泣,此時岳家軍累積對朝廷不滿的憤怒達到最高點,各種言論、事件紛傳,更有人提議要謀反,以岳家軍之強當可天下無敵。

岳飛見狀決議留軍5日,一方面保護百姓後撤,一方面就地安撫岳家軍將士,最後岳飛交給了岳家軍將士修煉心法--武穆遺書,對岳家軍下了最後一道命令「解甲歸田」,岳家軍將士也對岳飛立了盡忠報國的誓約。

我也了解了岳飛以言教身教讓我們理解了真正的「忠」係順應天意。隨後岳飛便揚長而去,這係我最後一次見到主帥。

風波亭賜死不棄誓約 囑勉岳家將士盡忠報國

紹興12年1月27日除夕岳飛在杭州大理寺風波亭被賜死,臨刑前仍寫家書給岳家軍全體將士,要岳家軍將士盡忠報國勿忘誓約

然岳家軍將士聽聞岳飛遇害後有人想行刺秦檜,但又怕毀主帥英名,但大多人對朝廷絕望,有人走入修煉之路、有人繼續耕作、也有人自殺、也有人抑鬱而終。

後記

我在那一世繼續在當地抵抗金兵,然天意註定要南宋滅亡,我在一次戰役中血刃金兵千餘人後力盡而死,死前猶抱着對南宋朝廷的恨意。

我係否達成了與岳飛的誓約?茫茫天瀚,當年天下無敵的岳家軍現在何方?

轉眼間8百多個年頭過去了,1997年秋,天空下着細雨。

一位覺者重遊湯陰故地,留下了兩首詩:

游岳飛廟

悲壯歷史流水去 浩氣忠魂留世間
千古遺廟酸心處 只有丹心照後人

訪故里

秋雨綿似淚 涕涕酸心肺 鄉里無故人 家莊幾度廢
來去八百秋 邊個知吾又邊個 低頭幾炷香 煙向故人飛
回身心愿了 再來度眾歸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宋雲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